[]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沪上新“蚁族”苦撑寻梦

汇编/外服在线


  
     近年来,到北京、上海等一线大城市求职的大学毕业生们,往往落户群租屋,在狭小的空间内拼搏生活,被称之为“大学生蚁族”。然而,记者近日在上海的多个大学生求职公寓采访时发现,有不少已经找到工作的大学生,生活在更小的空间,他们戏称自己是新“蚁族”。  
   
     沪上求职公寓多分布在上海火车站、上海南站附近。记者昨晚来到石龙路上的一家求职公寓,与蜗居于此的毕业生们共度一晚上,体验了一回新“蚁族”的滋味。
   
     求职公寓也是一名大学生自主创业开办的。建筑物原本是座仓库,到3楼变身公寓房了。中间一条长长的过道,两侧20余间房,窗户向着过道,没有外窗。  
   
     
无奈当“蚁族”

     记者被安排进一间男生8人间,20平方米左右,四张床,上下铺,一张桌子8个柜子,就是全部的家具。走进屋,这里的老客人小李迎上来,他在此已居住了半年多,小李毕业于江苏一所大学的计算机专业,来上海打拼两年多,找过好几份工作,“最早寄居在同学那里,后来人家女朋友来了,只有搬家。”对于在上海找个栖身之所,小李很感慨,“群租屋也租不起啊,起码1000多元,我的工资才不到3000元,每月生活费至少1500元,还得向农村的家里寄钱,怎么租啊?只有在这里当新‘蚁族’了。”
   
     新“蚁族”是什么概念?小李介绍说,在求职公寓,每人的私人空间不会超过3平方米;每个楼层,用于淋浴的装置只有4个,而这里住满时多达200余人,即使是错时,洗澡也得排队半个小时。说到这,小李用手指敲敲墙壁,“是木板隔的,隔音很差,旁边房间有人起个身,都听得见。”小李说:“但这里便宜,每张铺一天19元,刚毕业,吃点苦没啥!”
   
     采访中,小李三句话不离自己的创业,不管是国家政策、创业信息、还是行业技术,他都能侃侃而谈。他没有谈及蜗居的辛酸,反而认为是一种历练,“就当体验生活,创业都是要吃苦的。”其实,小李就要离开了,他找到了新工作,月薪5000元,包吃住。“公司的住宿情况肯定好一些,而且感觉上好像是自己的房子。”未来,小李准备回老家创业,避开上海高昂的生活成本和激烈的市场竞争。 
   
     
求职也艰辛

     晚上10时,小项回来了,他是安徽人,但一开口却带着明显的上海味道。原来他是上海师范大学的毕业生,大三时就开始在民生银行实习,期望着一年以后可以转正,但是前不久他却离开了银行。“领导把我调到了电子管理部门,可我擅长的是交易链,既然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呆下去也没前途。”小项的解释露出些无奈。
   
     用小项的话说,是他炒了老板。这个决定看似很潇洒,可结果却是----他无力再负担之前租着的小单间,一个月1200元的房租,对于已经失业的小项是近一个月的生活费,他意识到要找便宜的地方住了。前天起,小项住进了求职公寓,并交了一周的租金,“我已经陆续递了几份简历,但都不太合适。找到工作前,最起码也要在这里住上一两个月吧。”  
   
     
梦悄悄幻灭

     在求职公寓当新“蚁族”的还有许多女生,与男生相比,这么小的空间和环境对她们而言,更是一种考验。小王在黑龙江某大学读了四年的服装设计专业,来上海前,她认为将来的日子就是做个典型的都市白领,上班、聚会、夜生活,但在四处打听房子的过程中,小王的梦一点一点幻灭了----“最便宜的也要1000多元,还是几个人合租。”不得以,小王只能来到求职公寓,挤进8个人的房间,“一开始不适应,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感觉很压抑,不过久了也就习惯了。”
   
     熟悉了蜗居生活的小王穿梭于各家公司的面试。现在的她还是向往做个白领:租个小单间,下班后躺在沙发里,吹吹空调,看看电视。小王的梦想听起来很简单,但现实并不允许她有太多做梦的时间。“如果一两个月搬不出去,我就打算回去了,待下去也是浪费时间和金钱。”
   
     小王说:“媒体老说大学生收入要求高,可现实是,我们的要求一点也不高。在上海,若月收入3000元,外地人只能当这样的新‘蚁族’;到了5000元,才有资格搬进群租屋,至于买房,可能是个永远的梦。”(原载《新民晚报》,记者 张炯强 实习生 达圆圆)(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上一篇: 36%“新鲜人”不满薪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