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北京房贷新政误伤“夹心层”(一)

汇编/外服在线


  
    
 “房贷从紧让我没钱装修了”

     “首付提了10%,我把装修的钱都搭进去了,难道真的要住毛坯房了?我现在要换房,经济负担太大;不换房,房子肯定不够住。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北京打拼多年,徐新(化名)个人名下有一套小房子,现在成为改善性需求的成员----结婚没多久、准备要孩子、打算接老人来京、希望换个大房子。结果,想换房的徐新,先撞国五条,再遇贷款新政,换房成本不断上升。
   
     2000年,徐新从东北老家考进北京的大学,那是他第一次来到祖国的首都。从北京站出来,坐进学校的大巴车,当大巴车从西三环开进学校的时候,他发现,这里完全超出他的想象。“当时觉得北京太大了,西三环是什么地方,离北京站怎么那么远?”
   
     随着时间的流逝,徐新对北京才开始有了更深切的体验。因为大学有摄影课,需要机械相机,徐新和同学们去了一趟西四环定慧寺的摄影器材城。定慧寺,那是一趟公交车的终点站,对当时的徐新来说,是个比西三环更加遥远的地方。后来,摄影课室外写生,徐新又跟同学们去了趟国贸,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坐公交车,需要在“大北窑站”下车。
   
     “那时候,觉得定慧寺太远了,周边好像非常荒凉。就算是大北窑,也没现在这些高楼,从国贸往东看,还是一马平川的感觉。”
   
     2001年,徐新读大二的时候,第一次对北京的房价有了感觉。当时学校附近的一个楼盘开盘,均价是7000元/平方米,“我当时都傻了,7000块!我一个月生活费才500块。什么时候一个月能挣7000块?”
   
     时光飞逝,到了2008年,毕业4年后的徐新在北京落了户,月薪真的挣到了7000块,但西三环学校边的房子早就卖到2万元以上了。为了能在北京安居乐业,徐新以近万元的单价,在北京东五环外买了一套50平方米的小房子。
   
     2013年的徐新,已经是个年过30的已婚人士,准备要孩子,换房子变成了当务之急。徐新的妻子在结婚前也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这样,夫妻的名下有两套小户型。两人合计着卖掉一套小房子,再换一套大的,用卖房的收益去交新房子的首付,再把剩下的那套小户型租出去,用租金还新房子的贷款。(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北京房贷新政误伤“夹心层”(二)
上一篇: 北京房贷新政误伤“夹心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