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25岁成国人“亚健康”分水岭(二)

汇编/外服在线


    
近六成人在“以健康换金钱或职位”

     44.7%的中青年人有疲劳感;颈椎病、肥胖、便秘等疾病纷纷来袭
   
     “用你的健康来换取金钱或职位,你同意吗?”在填写“2013中国生命小康指数”调查问卷时,17.2%的人“坚定”地表示“认同,我一直这么做”,还有42.1%的人“纠结”地选择了“不认同,但我必须要这么做”。
   
     在上海工作的女白领董蓓就是“纠结者”中的一位,她研究生毕业后在日本工作了一段时间,三年前回到国内,已经适应日本异常忙碌且“时刻高压”的工作和生活状态的她,选择了去国际大都市上海求职。
   
     “我并不认同用健康来换取金钱或职位的做法,牺牲了健康,不一定能换来金钱或职位,但有什么办法呢?为了生计,我还必须要这样做!”在公关公司工作的董蓓早出夜归,忙起来的时候连轴转,别说定期体检了,常常连吃饭的时间都不充足,“我回国后胖了五六斤,可能和已经迈进了而立之年有关吧,还患上了颈椎病,第一次发病的时候,既头晕又恶心,之前也有酸痛的征兆,但我完全没在意。”
   
     董蓓算是中国中青年人中的“劳动模范”吗?不仅她自己不认同,周围的同事也不认同。因为“周围的同事也都这样玩命工作,中层领导以上职位的则更忙”。《小康》调查也发现,至少有62.2%的受访者有着和董蓓相似的工作状态----他们觉得自己正处在接近过劳状态,另外还有20%的人则表示已处于过劳状态。
   
     当《小康》记者把这些调查数据和采访案例摆在魏长虹面前的时候,她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魏长虹是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健康管理中心的主任,去五洲妇儿医院做体检的大多数是健康意识比较高的白领人群,记者找到她时,她刚接待了一位35岁的男性,“他的体检报告像是45岁人的身体。”魏长虹称。
   
     拿到体检报告后,那位男士也焦急地问魏长虹该怎么办,可是听到生活要规律、注意饮食、晚饭之后去散散步等建议后,那位男士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做不到。
   
     “他说没有散步的时间,通常都要加班到凌晨一两点,然后到了三四点钟才能上床入睡。”魏长虹说,到五洲妇儿医院体检的以女性居多,但身体出现问题更多的是男性,“男性承担的社会压力可能更大,自控能力也相对比女性差一些,他们往往喜欢熬夜,或是吸烟、饮酒,不良生活习惯较多。以前有年轻男性下午一两点钟来做体检,他们往往是一宿都在加班或是玩,上午在睡觉,下午来体检。”
   
     “过劳”的工作状态和不良的生活习惯,导致了中国人体质的不断下降,“30多岁的年轻人,患高血压、高血糖、高尿酸、脂肪肝等病症的却非常多,而且在体检结果出来之后,还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对自己的病症并不知晓。多达60%以上的人都和那位体检报告显老的男士一样,体检报告显示出的身体健康状况与实际年龄并不相符。”魏长虹称。
   
     《小康》调查显示,44.7%的中青年人有疲劳感;颈椎病、肥胖、便秘则是中青年群体最高发的三大病症。(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25岁成国人“亚健康”分水岭(三)
上一篇: 25岁成国人“亚健康”分水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