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沪涨最低工资标准引部分人抱怨

汇编/外服在线


    4月1日起,上海正式调整劳动者月最低工资标准,从1450元调整到1620元,增加170元,增幅达到11.7%。然而,部分媒体记者走访发现,新政实施后,多数企业仅被动调整了最低工资,而出于降低成本考虑,原先在“临界线”之上的职位薪资水平基本没变化,这也造成不少员工抱怨自己遭遇“变相降薪”。
   
      基层岗位未出现萎缩
   
     昨日,在闵行一个职介所内,经过全新调整后的招聘岗位已经出台。“在上周末,我们已经通知企业,周一起的招聘待遇必须进行调整。”闵行区外劳所相关负责人陆小燕如此表示。
   
     此前有业内人士指出,最低工资标准大幅上调,会使企业劳动力成本短期内大幅提高,加大经营压力,因此可能造成岗位缩水现象出现。但据记者在闵行、黄浦、宝山的调查发现,现实情况并非如此,至少在当前发布的基层一线岗位中,企业并没有减少招聘职位。
   
     一家劳动力中介服务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事实上,这些拿着最低薪资的岗位始终处于缺人状态,“不是过溢,而是压根招不满。”
   
     “从过去统计来看,开出最低薪资的企业数量也并不多。”黄浦区职介所负责人胡洁静表示,这些多聚焦在一些保洁、物业、流水线操作工等对技术要求简单的领域,而其中不乏一些公益性岗位。由于多为“脏累差”,因此才会缺口较大。
   
      收入差距越来越小
   
     值得关注的是,最低工资上调后,一部分企业员工的抱怨声开始出现。记者了解到,这些劳动者原先的薪资多只有2000元左右,甚至不少月薪仅为1700至1800元。在未调整之前,他们的月薪与最低工资差距达到300元以上,如今相差无几,几乎逼近最低工资临界线。对此,这些员工甚至认为自己是“降薪”。
   
     让这些员工期盼的是,企业在上涨最低工资的同时,是否也能“跟风”调整这批“夹心层”的薪资?可惜的是,这个愿望多数要落空。
   
     “最近3年,我们厂的平均工资翻了两倍多。”一家针织厂负责人告诉记者,尤其是“招工荒”更是让外来务工人员的薪资期望值普遍大幅提高。他坦称道,面对最低工资调整,企业只能被动执行,但是如果要进行“普涨”,成本实在太高。
   
     胡洁静也表示,一线基层岗位的底薪一般跟着最低工资走,最近几年最低工资陆续上调,涨薪情况相对较明显。但一些原先中等收入的群体,其工资待遇由于“原地踏步走”,反而因最低工资调整带来的受惠不大,“根据以往经验来看,部分企业也会小幅调整,但延时往往要达到半年。”
   
      建立工资正常增长机制
   
     “最低工资针对的是社会底层的困难群体,每一次上涨都有其积极意义。”交大教授、劳动经济学专家陆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然,这也不可避免带来了“夹心层”的困惑。
   
     陆铭指出,导致这些群体不满的真正因素,其实并非是“普涨”,而是物价上涨带来的压力,收入跑不赢CPI。对此,陆铭认为,除了最低工资标准应当稳步上调以外,职工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也亟须建立,“重要的是推进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加快建立民主参与企业工资分配决策的机制。”(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美国十大最快乐的工作
上一篇: 沪最低月工资标准涨至16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