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肥胖正成为大患

作者:陈卓 来源:《时代邮刊》


    
    27年间,中国男性腰粗了20% 肥胖正成为大患
   
     和大多数学者不同,通亚咨询公司的创办人和首席研究员保罗-弗伦奇研究中国的工具是一把“尺子”。这把“尺子”测量的是中国人的腰围。根据他引用的数据,目前中国城市男性的平均腰围已经从1985年的63.5厘米增长至76.2厘米,这意味着,在短短27年的时间内中国男人的腰粗了20%。更令人震惊的是,其中40~50岁男性的平均腰围已经达到86.2厘米,相当于一把普通餐椅的高度。
   
     从杨柳小蛮腰到大腹便便,中国人只用了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从1992年到2002年这10年间,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我国人口的超重率增长了近40%,肥胖率增长了近100%。仅2003年,我国成人可归因于超重和肥胖所带来的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和脑卒中造成的直接经济负担就高达211亿元。肥胖问题将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和公共卫生系统的一枚定时炸弹。
   
     
肥胖已经被定义为一种疾病

     作为一个“中国通”,弗伦奇发现自古以来,大胖子在中国就是社会身份和政治地位的形象表征。唐代“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之一安禄山就是个“腹垂过膝,重二百三十斤”的壮汉。这副模样还为他的胡旋舞增添了一番别样的风采,以至于“禄山《胡旋》迷君眼,兵过黄河疑未反”。
   
     “我很喜欢用富态这个词作为书名。”弗伦奇的合作者格莱博表示,“它很好地反映了过去中国人对于肥胖的态度。”
   
     尤其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膀大腰圆的身材更是被人们艳羡。社会政治学家丁学良还记得,上世纪60年代后期,在他的故乡安徽宣城,某农垦师师长曾是许世友的卫士长,被托付照料他的两个儿子。由于身处动荡年代,两个孩子被要求隐瞒真实身份。但弟弟还是露馅了:“我们家在南京,到我们家来的叔叔都是大胖子。”
   
     “那时‘将军肚’可是个褒义词。”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副院长顾东风教授笑着回忆道:“人家会说你有福气,要是太瘦人家则会说你骨瘦如柴。”
   
     但从杨柳小蛮腰到大腹便便,中国人只用了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从1992年到2002年这10年间,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我国人口的超重率增长了近40%,肥胖率增长了近100%。
   
     体重指数(BMI,体重的公斤数除以身高米数的平方)是判断肥胖的主要标准。按照国际生命科学学会中国肥胖问题协作组的推荐,这一指数超过24的成人可被视为超重,超过28可判定为肥胖。
   
     早在1997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在一份报告中将肥胖定义为疾病。在卫生部2003年发布的《中国成人超重和肥胖症预防控制指南》中,肥胖也被列为一种疾病。尤其是“啤酒肚”所体现的腹内积聚脂肪,即所谓中心性肥胖,更容易对健康产生不利影响。“中心性肥胖导致糖尿病、高血压、血脂异常和心血管病的危险更高。目前中国的肥胖人群中,八成以上存在这种肥胖类型。”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教授陈超刚如此说。
   
     2009年,包括国际糖尿病联盟和世界心脏联盟在内的多家组织共同发表声明,不同族裔人群的中心性肥胖,应采取不同定义标准。中国中心性肥胖是指男性腰围超过90厘米,女性腰围超过80厘米。顾东风教授指出,按照这个标准,本世纪初我国35~74岁成年男性中心性肥胖患病率为16.1%,女性患病率为37.6%。换句话说,我国已有近4000万名男性和9000万名女性处于危险之中。
   
     
肥胖是个社会问题

     在物质资源极大丰富的同时,变粗的不仅仅是中国人的腰围。弗伦奇还注意到,近年中国城市中C、D、E罩杯的文胸销售量不断增加,而A、B罩杯的文胸销售量一直在减少。在衬衫制造企业的产品目录中,大领口衬衫正在占据主要地位。
   
     在医护人员看来,这种日益丰满的富态,却是一种病态。
   
     从事心脑血管研究近30年的顾东风介绍,肥胖很容易引起血压高、血脂高和血糖高。这“三高”会造成血管的动脉粥样硬化,就像水管里的斑斑锈迹。这些“锈迹”脱落下来,就容易造成血管破裂。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脑子里就是脑溢血。另外,这些脱落下来的“锈迹”还会堵塞血管,造成脑栓塞。如果堵塞发生在心脏就是冠心病。
   
     腰围的增大往往预示更大的风险。“十一五”期间,顾东风带领团队随访了两万余名年龄在35~74岁之间的人群。根据对调查结果的初步分析,他发现相比于腰围正常的人,中心性肥胖患者罹患各种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普遍增加30%~50%,随着腰围的增加,心脑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率也在逐步攀升。
   
     在英国学者格莱博看来,造成中国人日益“心宽体胖”的罪魁之一是饮食结构的变化。2003年,位于上海市中心的来福士广场开业时,他注意到那里售卖来自美国的热狗、土耳其烤肉、超级汉堡包和哈根达斯冰淇淋,却几乎没有中式餐饮。不过这并没有让前来就餐的白领们感到任何不适,他们都是抓紧时间狼吞虎咽一番,然后立即赶回办公室。
   
     与饮食结构同时改变的,还有人们的生活方式。最新发布的《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有83.8%的成人从不参加锻炼。
   
     “寄信收信都不去邮局了,都让快递公司上门服务。”顾东风说。在他的记忆里,30年前整个阜外医院只有一两辆轿车,“但现在几乎所有医务人员都不能把车停在医院内,因为要腾出车位给前来看病的患者。”
   
     两位来自大洋彼岸的学者,还注意到城市化进一步“加粗”了中国人的腰围。“爱护草坪是中国公园的一个最普遍的规定,这意味着,公园只是一条装饰得很漂亮的小径,而不是可以让儿童嬉戏的场所。”弗伦奇说。
   
     “如果周边缺乏运动的场所,人们就要回家看电视,看电视就要吃点东西,这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陈裕明教授再三强调,“很多人认为肥胖是个人的好吃贪吃造成的,不是这样的,肥胖是一个社会问题。”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肥胖正成为大患 (续)
上一篇: 好鞋伴我行,舒适走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