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全职太太:中国OL的艰难选择(四)

汇编/外服在线


  
     
新浪潮

     万丹加过一个“80后全职主妇”群,也参加过线下活动。十几个年轻的全职主妇挑了一个工作日一起吃了顿海底捞,下午去后海坐了两个小时,赶在晚高峰到来前作鸟兽散,各自赶回家给老公做晚饭。
   
     寻找同类,寻找回声,交流共同的困惑和麻烦,寻找解决之道。对于和社会联系相对较弱的全职太太而言,这样的需求自然更为强烈。但万丹也只参加过一次,她感觉她的困扰更多是精神层面的——“和她们不大同。”
   
     在眼下的中国,尤其是北京这样所谓的国际化都市,全职太太已不再是有钱人的专利,而逐渐走向平民化。陶太——一名全职太太,在她给FT中文网写的专栏中总结这些平民全职太太的特征:工薪阶层,家境小康,有一到两个低龄小孩,全家每年至少安排一次长途旅游,每周去一次大型超市,偶尔花大价钱买有机肉菜。其他额外花费包括:情人节扎堆看场电影、定期饕餮、到颐和园之类京郊胜地发个呆,享受一把慈禧太后的夏日心情。
   
     “如果能被这些标签定义倒好了。”“80后全职主妇”群的群主之一,Fiona说。这个群有两百多位成员,活跃度高的有五六十人,Fiona和很多人都很熟。这个群已有五年历史,成立时,Fiona刚刚辞职。
   
     不同于万丹——曾经的“女强人”放下身段回归家庭,28岁的小河在14年前就知道,她生来是要当全职太太的,这在1990年代末的北京是“非常古怪和不能言说的想法”。那个时候,外企刚刚大面积进入中国,大部分女生都渴望成为“白领丽人”,全职太太的概念多半和“二奶”挂钩。
   
     从高中开始就明确了全职太太这个职业是自己最向往的人生后,相比那些不知道以后要干什么的迷茫年轻人,小河整个大学期间都明确地为这个人生规划而努力:“不停地看各种书,学一切有意思的东西,尽可能开阔眼界,也努力学习做家事。”她很幸运,一毕业就遇到了一个相爱、并愿意成全她居家梦想的先生。
   
     小河的先生创业,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两个人都不强势,性格温和,都是佛教徒,相识至今8年,从未发生过一次争吵,“这点我非常得意”,小河笑着说。他们是那种从一开始就郑重地将对方视为绝对伴侣的人,结婚后先生将家中全部资产都放在了小河名下,以保障小河作为全职太太的权益。
   
     这对亲密伴侣的压力全部来自外部。结婚登记表上需要填工作单位,小河写下“全职太太”四个字,被工作人员一个白眼改成了无业。对她最大的伤害来自父母。大学毕业后,父母安排她去英国读一年制的硕士学位,但小河认定了既然自己已遇到心爱的人,又一心想全职在家,就无须为了一个文凭而平添分隔两地的风险。她的拒绝让父母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对她冷言冷语。直到今天,小河父母对外介绍女儿时依然说她已婚在读书,不愿承认她是全职太太。
   
     “他们不能理解,但我知道他们在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小河笑着说。(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全职太太:中国OL的艰难选择(五)
上一篇: 全职太太:中国OL的艰难选择(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