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伤不起的“半边天”(二十五)

汇编/外服在线


  
   
  被消费的“女性价值”

     上世纪90年代初,受西方女权主义影响的城市精英女性开始追求“女性价值”,在商业社会最简单的实现途径就是消费,但以“女权”为名的消费文化实质上窄化了女权主义内涵。
   
     90年代女性都市小说充斥着拜金气息,《上海宝贝》女主人公倪可去大江户日本菜、班尼餐馆、澳洲餐馆等世界级大酒店用餐,去高级百货公司购物,抽“七星香烟”,喝“苏格兰威士忌”,用“CK香水”,穿香奈儿衣裙,吃德芙巧克力。当然以现在的眼光来看,CK,德芙算不上名牌了。
   
     另一方面,女性主义者的反男权锐气被消费文化熏陶成风情万种的谄媚表情。当年张梅笔下的女主人公“常常把胭脂在脸上横着扫竖着扫,用蜜丝佛陀牌的定妆粉,用金鱼牌粉条,韩国仙女牌湿粉”,竭力打造美丽来诱惑异性,到如今电影《幸福额度》中名牌傍身的拜金女,与以美貌风姿为“门第”的莫泊桑时代女性如出一辙。
   
     事业有成人格独立的女性又面临新的挑战,来自家庭的矛盾和感情的困惑。她们一方面要像男性一样在工作上殚精竭虑,维持自己的地位,一方面遵从男性主义的女性价值观,相夫教子。
   
     某一性别生而低人一等的话语在当今没有合法性,但是性别歧视还远远没有退出公共话语的舞台。就像反映日本职场现状的《派遣女王》,女性无论多么出色只能干派遣的工作,唯一可以谋求的是在派遣期内钓到一位正式男员工。男女平等还将经历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跋涉过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单纯讲男人或女人的幸福,男人或女人的权利,都显得越来越不切实际。(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中等收入者陷入群体性焦虑
上一篇: 伤不起的“半边天”(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