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伤不起的“半边天”(二十四)

汇编/外服在线


  
    
 要权利还是要幸福

     “男人只要肯慷慨地打断我们的枷锁,并且满意于和一个有理性的伙伴共处,而不是奴性的服从,我们一定会真心真意爱他们。”在女权先驱沃斯通克拉夫特那里,幸福并不是女人一个人的事,还有男人。
   
     但女权主义的发展渐渐走向了岔道,波伏娃眼中的“独立女性”形象是不婚无子的职业女性,受到女性推崇的作家张爱玲、杜拉斯都没有婚姻的束缚。激进主义女权主义鼓吹社会权力应该按照性别划分,进一步制造男女对立。
   
     60年代和70年代性滥交、单亲、吸毒和艾滋流行为批驳者提供了口实:女权理论表面上在为女性争权益,实际上在制造大量生活不幸福的“剩女”,反而毁了女性终身。学者们对比现在与50年前的女性时指出,现在女性的幸福感远不及当年。
   
     还有更“阴谋论”的说法,女权运动是一批别有用心的精英运作的商业诡计。据说洛克菲勒家族资助女权运动,一是因为在妇女解放之前,银行家只能收一半人口的税;二是因为它打破了传统家庭模式,让孩子更早入学,使他们更容易被灌输以国为家的观念。
   
     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西方女权主义者给中国人的印象就是“悍妇”加“荡妇”。如今“女性解放”之类的字眼听起来已经很遥远,人们总是对老式女性主义者讥笑一番又表示怜悯,将她们的行为归因于情感上的失意。女人们总被善意提醒,追求事业上的成就和接受高等教育正在导致女子“男性化”,让男人敬而远之。
   
     这一舆论导向使有上进心的女性窘困不安,以为自己正在丧失女性魅力,离幸福越来越远,“女性意识”自觉地在知识女性中渐渐弥散开。找一个好夫君似乎重新成为女人生命中的主旋律,就像电影《亲密敌人》中在职场斗得天翻地覆的男女主人公,最后难脱握手言和共建幸福的大团圆结局。(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伤不起的“半边天”(二十五)
上一篇: 伤不起的“半边天”(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