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伤不起的“半边天”(二十二)

汇编/外服在线


  
    
 冲出家庭与性解放

     第一波女权主义的成果在二战中逐渐没落,纳粹分子规定女性必须重新被限制在其生理功能中,提出口号:Kinder,Kuche,Kirche (小孩、教堂、厨房)。
   
     但战中男性劳动力缺乏让女人有机会进入传统属于男性的职业,如军火、机械工业,这个转变鼓舞了女人争取平等的地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铆钉工人罗西的形象广受欢迎,成为新一代职业妇女的象征。
   
     20世纪60-70年代美国兴起了女权运动的第二次浪潮。虽然女性有了选举权、工作权和受教育权,但是表面上的性别平等掩盖了实际的歧视。女性们呼吁冲出家庭,与男性同工同酬。
   
     弗里丹 (Betty Friedan) 在《女性的神话》中描述,战后美国女人沉湎于舒适的家庭生活,不再到社会上去干事业;女人唯一梦想就是当个无可挑剔的贤妻良母;最大的奢望就是生五个孩子并拥有一幢漂亮住宅。但得到这一切后,女性并没有实现自我价值,陷入深深失落。于是弗里丹呐喊,对家庭主妇的形象说一声“不”!
   
     这一代女权主义流派纷呈,各流派主张各异。不同于第一代自由主义女权主义者主张男女无差异,以凯特-米丽特为代表的“激进主义女权主义”认为女尊男卑,女性的自我牺牲、母性和关怀伦理高于男性的自我中心、残忍、攻击性和竞争性。
   
     米丽特的《性政治学》一书认为妇女受压迫的根源是“父权制”,“男人是敌人,女人是朋友;男人是迫害者,女人是被迫害者;男人是战争贩子,女人是和平主义者……”她将女性和男性完全对立起来,主张以牙还牙塑造“女性权威”。
   
     以“性解放”为标志的第二代女权主义者要求性伙伴的数量,但滥交和将男女对立思想令无数家庭破裂,产生许多单亲母亲和问题儿童,并导致艾滋病流行。于是人们开始反思女权主义的意义。(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伤不起的“半边天”(二十三)
上一篇: 伤不起的“半边天”(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