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伤不起的“半边天”(五)

汇编/外服在线


  
     女性主义者会习惯性地将矛头指向男老板,认为性别歧视让“杜拉拉”们遭遇“玻璃天花板”。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米其林领导力和人力资源管理教席教授李秀娟却持有不同观点。“我的很多学员是公司高管,他们有时会提到手下的某个女下属非常出色,可惜她自己到了一定年龄或者生了小孩后就没了干劲,画地自限。”李秀娟指出,有些女性会主动选择一些挑战性不强的工作,怕出差,怕工作地点离家太远,怕加班……除了极小部分企业故意出台歧视女性员工的政策以外,大多数所谓的“玻璃天花板”都是女性自己心理造成的。
   
     “有没有发现,职场女性的‘贵人’往往是男性?”李秀娟说,即便在女性地位很高的今天,女性的的成功与否还是要以男性的标准来评判,而且女性从小的自信心就不足,女性的可贵也是可贱之处就是宣扬的“牺牲”----鱼和熊掌难以兼得,是要事业还是家庭,女性必须有所取舍。从另一角度来说,女性也因此有了优势,“男性必须在外打拼,女性则是‘进可攻,退可守’,可以在外和男性一样做出一番成就,或者选择以家庭为重,相夫教子侍奉双亲”。
   
     70后资深美女张蓓,就是一个在“进”和“退”之间成功游走的女性。天津南开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后,她当过福建人民广播电台5年经济类主持人,后去日本进修2年。“在日本进修期间,我本来可以待得更久,可当我看到和儿子同年龄的日本小男孩就忍不住流眼泪时,我就知道自己必须回国了。”1998年,张蓓进入丈夫家族的酒店业工作,1999年来到上海生活。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并不能让张蓓感到满足。2007年本命年时,她想过“退休”,就去英国游学了一年。回国后,张蓓发现自己连逛街也提不起兴趣,她知道不能再这样“赋闲”下去,她需要一份事业来支撑自己的精神世界。
   
     2009年,张蓓和中欧EMBA同学刘溯在云南丽江共同创立了高级私人客栈----花间堂。她亲自画图纸设计,用了一年时间来装修。如今她的儿子已经18岁了,一个人在美国念书。张蓓除了空出每年的寒暑假陪儿子,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客栈的运营管理上。“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原来可能无法适应男性职场的规则,现在只要做我自己就行了,很自在,因为我每天都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伤不起的“半边天”(六)
上一篇: 伤不起的“半边天”(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