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全民焦虑时代,白领焦虑成常态(七)

汇编/外服在线


  
     
专家解读

     
现代化焦虑并非中国特有

   
     对于“全民焦虑”的概念,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院长岳经纶认为,“焦虑”一词用得比较矫情,其实就是“郁闷”,是公众普遍的不安全感和不确定感以及对问题的无助感。
   
     
转型期成焦虑温床

   
     岳经纶认为,焦虑产生的首要原因是,在大规模的社会经济转型过程中,一切都变得不确定,公众对于很多公共政策不了解,不知未来怎么发展,缺乏合
   
     理预期。而在计划经济时代,基本的东西都能得到预期。岳经纶发觉,在改革开放以后,公众缺乏这种合理预期。第二个原因是社会风险增加,来自市场、技术、医 疗等各方面的风险造就了风险社会,还是和转型期有关,基本公共服务还不健全,使人没有保障地生活,容易焦虑。
   
     其实,其他国家在一些阶段也有类似的问题。例如,“美国在十九二十世纪之交,工业革命以后也同样经历了这个过程,但是从历史的条件上来说有差 别。美国是从一个没有保障的社会到公共服务和政策不断建立的过程,而中国是从过去一个有保障的时代进入一个无保障的时代,改革开放以后旧有体制解构,但没 有实现重构。”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全民焦虑时代,白领焦虑成常态(八)
上一篇: 全民焦虑时代,白领焦虑成常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