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全球化:中产阶级成长的“双刃剑”(一)

文汇报 记者 杨逸淇


  
     
中产阶级衰落导致西方社会沦为“富人”和“其他人”两个阶层

     文汇报: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牛津词典将“受挤压的中产阶级”选为2011年度最热门的年度词汇。过去的一年,西方学界和舆论界就“中产阶级”面临整体“崩溃”风险这一话题作了很多讨论。您是美国著名社会学家赖特-米尔斯的《白领----美国的中产阶级》一书的中文版译者,对中产阶级素有研究。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西方究竟是怎样界定中产阶级人群的?
   
     周晓虹:通常来讲,中产阶级的划分标准有两个,一是职业,一是人均或家庭收入。
   
     米尔斯曾指出,在美国新中产阶级的大多数是中低层收入群体,正因为如此,他会说:“从消极意义上说,中产阶级的转变是从有产到无产的转变;而从积极意义上说,这是一种从财产到以新的轴线----职业----来分层的转变。”换句话说,现在西方对中产阶级的划分,很多人不再去关注财产的多少,而是关注职业特征。
   
     老中产阶级与新中产阶级的最大区别有二:其一,老中产阶级大都拥有自己的财产;新中产阶级则是高级雇员。因此,mi ddl e cl ass既可译成“中产阶级”(对老式“中产阶级”尤为合适),也可译成“中间阶级”或“中等阶级”、“中等收入阶级”(对新“中产阶级”更合适,因为他们没有能够作为生产资料的“产”)。其二,即使是在今天的美国,老中产阶级还是会自己动手从事一些体力劳动;但新中产阶级从事的一般是脑力劳动,并且其中相当多的职业是专业技术性的。这既是新中产阶级也可以被称之为“白领”的原因,也是这个阶级能够获取职业声望的资本。
   
     文汇报:在2012年元旦的新年贺词中,奥巴马特别强调,要促进美国经济增长,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并使中产阶级更加壮大。其实,奥巴马执政后就提出了拯救中产阶级的口号,还设立“白宫中产阶级任务办公室”。奥巴马为何要高调救援中产阶级?
   
     周晓虹:美国是一个中产阶级的市民社会,中产阶级占总人口的80%左右,是美国的社会中坚。在美国文化中,中产阶级既是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水平,也是“美国梦”的延伸。美国遭遇经济危机,受打击最沉重的就是中产阶级群体,这犹如橄榄球落地一样,摔得最重的就是球的中间部位。奥巴马本人就来自中产阶级,他对中产阶级的状况要比前任总统们有更深的切身体会。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一所大学讲演时就指出:“强大的中产阶级等于一个强大的美国。二者相互依存,互为条件。”这也许就是奥巴马政府救援美国中产阶级的重要原因。
   
     文汇报: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在《中产阶级美国的终结》中指出,中产阶级陷入困境的原因是经济增长收益流向了富人阶层,政府以牺牲中产阶级的利益取悦富人。更多的舆论也认为,中产阶级的衰落越来越导致整个西方社会沦为“富人”和“其他人”(therich and the other)这两个阶层。是否可以认为,要拯救美国中产阶级,从根本上来讲需要解决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
   
     周晓虹:美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塌陷,这令人想到大前研一提出的“M型社会”:在全球化趋势下,富者大赚全世界的钱,财富快速攀升;另一方面,中产阶级因失去竞争力,而沦落到中下阶层,整个社会的财富分配,跟“M”字型一样分成了三块,左边的穷人变多,右边的富人也变多,但是中间这块,就忽然陷下去,然后不见了。
   
     贫富差距在美国已不单单是富人与穷人之间的巨大鸿沟,它直接伤害了中产阶级家庭的利益,影响了美国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从白宫目前出台的政策措施来看,创造就业、改善社会福利、延长中产阶级减税计划,这些是奥巴马试图帮助陷入困境的中产阶级的一些基本办法。
   
     文汇报: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以高消费著称。大多数美国家庭的中产阶级梦都是通过消费信贷来实现的。我们如何从社会学的意义上来解读中产阶级的消费特征?
   
     周晓虹:有关中产阶级以及中上阶层在消费上的种种前卫表现,从凡勃伦的《有闲阶级论》、理斯曼的《孤独的人群》、戈夫曼的《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直到福塞尔的《格调》、布尔迪厄的《区隔》和波德里亚的《消费社会》......,100年来一直是社会学家津津乐道的主题。如果说老中产阶级尚存在通过积蓄资金扩大生产规模的动机,那么,新中产阶级作为“白领”,他们的消费一般只能在生活资料领域,所以,有房、有车常常是他们有“产”的重要标志。加之他们看重社会声望,用米尔斯的话说,存在着强烈的“地位恐慌”;同时又常常是时尚性传播媒介的主要受众,因此他们同其他阶层的群体相比,消费上的前卫性是十分明显的。另外,因为中产阶级多数接受过良好教育,他们在消费方面还表现出明显的追求生活品味和格调的趋势。
   
     文汇报:就中国的情况而言,去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申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是否也可理解为中等收入者在推动消费结构升级、引导产业结构升级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周晓虹:是的。我国中等收入者在扩大消费需求中具有独特优势。中等收入者消费倾向高,而且形成了相对理性和具有超前意识的现代消费观念,其中包括:具有较强的投资理财意识;普遍接受了“分期付款”等现代消费方式;更为重视教育、旅游和文化方面的消费支出;并且比一般人更能理解大众消费对国民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可以预见,随着中等收入者比重的继续扩大和橄榄型收入分配结构的形成,我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将不断增强。(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全球化:中产阶级成长的“双刃剑”(二)
上一篇: 全球化:中产阶级成长的“双刃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