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申花“欠薪门“开审 孙吉出示3份录音讨薪

文/周斌


  
   
    【案例回放】9月15日,孙吉与申花在浦东新区法院惠南法庭对簿公堂。孙吉的律师表示,2008年申花与联城合并后,实行阴阳合同制:和申花签订的工作合同中,月薪1万余元;补充合同则与申花的关联企业------香港U.CITY公司签署,约定孙吉年薪约100万元。申花表示,真实的劳动合同是“工作合同”,孙吉和香港公司签订的协议与申花无关。
   
    法庭上,孙吉的律师提供3份新的录音证据。录音中,与孙吉对话的吕某称,签两份合同是为了避税;承认欠薪,但要孙吉开媒体发布会承认申花未拖欠年薪,可把写好年薪的合同给孙吉。律师还出具经公证的申花队官网文章,提到吕某为申花人力资源主管。
   
    针对录音证据,申花方面表示,无法证明录音的真实性;录音不能证明孙吉的观点。申花方面还表示,吕某并非申花的人事主管。
   
    法官请双方当事人对提交证据作进一步核实后,继续审理此案。
   
    【关注指数】★★★★
   
    【争议焦点】
   
    录音资料可否作为劳动争议的证据?
   
    【法律解析】《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证据有下列几种:(一)书证;(二)物证;(三)视听资料;(四)证人证言;(五)当事人的陈述;(六)鉴定结论;(七)勘验笔录。以上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最高人民法院于1995年出台《关于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取得的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批复》,要求将录音资料的证据合法性标准限定在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的范围内。但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八条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一般认为,这条规定批判继承了《批复》关于证据合法性的合理内涵和非法证据的排除原则,重新明确非法证据的判断标准,即除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如故意违反社会公共利益和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以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如窃听)取得的证据外,其他情形不得视为非法证据。据此,录音资料并非必须征得对方同意方能作为有效证据,只要取得该证据时未侵害他人隐私权等合法权益或未违反法律规定,并经查证属实,就能作为有效证据。
   
    孙吉的录音资料能否作为证据,按证据高度盖然性原则,有几个因素至关重要:一是录音的真实性。录音的原件要保存完好,未经修改、剪辑和移动存储。如果把所录制的音频文件移动到电脑硬盘、光盘等存储设备上,可能使整个录音证据失去效力。二是与其他人证物证形成证据链。比如,吕某的身份能否代表公司非常关键。(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英业达班车事故引发连锁反应
上一篇: 北京官方介入调查诺基亚裁员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