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我们如何应对人生变故?(二)

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11年第22期 作者:陈赛


  
   
当你痛失所爱:悲伤的另一面

    现代医学研究发现,的确有一种死法叫心碎而死--失去所爱之人,会增加患心脏病和心肌梗死的危险。
   
    “丧亲也是一种压力反应,同样伴随着激烈的身心变化,不过它激发的主导情绪是悲伤,其中可能还夹杂着愤怒、羞愧,视丧亲者的不同经历而定。”伯纳诺教授告诉记者。
   
    “与恐惧或抑郁不同,悲伤的进化意义在于,在失去一个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之后,你的心智必须适应他已不在的现实。悲伤将你的注意力暂时由外部世界转到内心,让你专注于理解和接受这个事实,重新校准对生活的期待,以及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
   
    一直以来,亲人去世都被认为是最惨痛的一种变故,会造成严重的心理创伤。根据弗洛伊德的“哀悼工作”假设,丧亲者必须从已经逝去的人身上收回自己的情感能量,才能重新恢复身心平衡状态。而这种“收回”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极其漫长而痛苦的过程。瑞士神经科学家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则将这个过程分为标准的5个阶段:否认、生气、磋商、沮丧到接受。她认为,面对死亡,无论即将死去的人,还是将要失去的人,都会经历这五种情绪变化。
   
    虽然没有任何数据和实证的支持,这些理论却在西方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尤其“五阶段论”几乎成了一种标准化的哀悼方式。一个人在失去亲人后如果不经历这几个阶段,比如葬礼上不流一滴眼泪的寡妇、妻子去世不久就跑去看球赛的男人,或者失去了父母还在玩游戏的孤儿,显然都是在逃避问题,都应该抓去看心理医生。
   
    作为一名行为心理学家,伯纳诺教授将自己学术生涯的大部分精力都花在收集数据和做实验上,以测量和分析不同的人对变故或逆境的不同反应。他调查过“9-11”之后的纽约人、“非典”之后的香港人、汶川地震后的四川人、刚动过乳腺癌手术的人、性暴力的受害者,以及刚刚痛失所爱的人,得出的结论是一致的--尽管人们反应各异,但大部分人的心理都是有自然弹性的,而这种弹性足以帮助我们应付生命中绝大多数的变故。比如,当亲人去世时,“心理弹性”的表现形式就有很多,有人倾诉痛苦,有人压抑悲伤,有人理想化死去的亲人,有人继续跟死去的人说话,有人自我膨胀,也有人将悲伤转化为对医生的愤怒,但很少人真的一直沉溺在悲伤里不能自拔。
   
    “哀悼是一个反复的过程,而不是一种持久的状态。从时间线上来看,它更像是波浪的起伏。它会在一段时间内主宰你的情绪,然后渐渐退去,然后再次卷土重来,再慢慢退去,直至最后停止。这种情绪的摇摆,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减轻失去亲人所造成的压力,另外也为朋友的抚慰提供了空间--人愿意安慰悲伤的人,却无法忍受严重抑郁的人。”
   
    80%的人都能自行从失去亲人的悲伤中恢复过来。一旦哀悼结束,你将更容易回忆起那些关于逝去的亲人的美好回忆。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悲伤的结束,并非关系的终结,而是关系的重建。(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我们如何应对人生变故?(三)
上一篇: 我们如何应对人生变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