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走!到二线城市去!》

桂杰 《 中国青年报 》


  
《走!到二线城市去!》 唐凯林著 浙江大学出版社

    不久前,与几位朋友去山东日照出差。这里天蓝水净,没有堵车,很少噪音,有一种难得的清新之感。刚下火车,一位朋友就感慨:“我很自卑,因为我生活在北京。”旁边的朋友急忙点头附和。
   
    我的这两位朋友,一位是某媒体主笔,孩子的户口至今在南方的一个县城,他的焦虑是孩子将来高考怎么办;另一位在北京一家公司工作,收入可观,却把一双儿女丢给了老家的父母,与孩子相隔两地十几年了。
   
    他们觉得离开北京,去日照这样的中小城市生活,与孩子在一起,人生才有幸福感可言。然而,说到却不能做到,回到北京,汇入车海,到二三线城市去的雄心就被淹没了。
   
    最近,无意中翻阅了唐凯林写的《走!到二线城市去!》。书里的主人公叫成功,在北京打拼了几年后,成功回到了自己出生并长大的小城市全江,做了传媒人,并开拓出一番事业。书里最让我难忘的是他离开北京的原因。
   
    成功和女朋友在北京时住在出租屋,在女朋友眼中,看不到买房的可能性就等于看不到生活的未来,女朋友最终和有房有车的老男人走了。然而,让成功决定离开的原因还不只是这些。
   
    成功所在的公司总裁办有八个秘书,他只是其中之一。成功的工作是每天为总裁整理一份阅读简报,同时给总裁准备各种发言稿。在准备发言稿时他用尽了浑身解数,可是总裁常常讲着讲着就脱稿了,每次都“津津有味地离题万里”,台下的掌声依旧热烈。成功感慨:“我觉得我这个岗位有些像人的阑尾,阑尾就是这样,装在人的肚子里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把它割掉之后,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成功终于向生活妥协了,他带着感伤回到了生活的原点。回到全江之后,他很长时间没把自己的行踪告诉父母。因为他到北京闯荡是“整个家族的荣耀”,父母逢人就会骄傲地说起他们远在北京上班的儿子,好像儿子只要在首都坚守住一处出租房,整个家庭就有了希望。
   
    回到老家的成功投靠同学,回到了原有的社会关系中,他也因此当上了《白鸟生活周刊》的主编。在成功的努力下,杂志发行量节节攀升,成功找到了那种在大城市夹缝中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二线城市不但没有埋没他的梦想,反而让他找到了真正的自我。
   
    我的朋友赖某简直就是成功的翻版。他按揭贷款买的房子在通州,工作单位在石景山,每天花4个小时在上下班的路上,更要命的是老婆孩子还在老家重庆。坚持了两年之后,虽然这边工作已经有了起色,他还是毅然处理了这边的房子,离开北京。
   
    赖某其实就是《走!到二线城市去!》一书中所说的白鸟,白就是白领,鸟就是候鸟,现在的白领是漂泊的,他们不断地迁徙,在不同的城市努力寻找一个舒适的鸟巢,失望了就离开,再去另一个城市找希望。
   
    想到飞回南方的赖某,又想起我那两位朋友充满调侃的话“我很自卑,因为我生活在北京”--同样是白鸟,我想,也许他们也有疲倦的那一天。(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奢侈品的奢侈态度
上一篇: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背景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