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背景简介)

汇编/外服在线


  
    在“国民幸福指数”备受关注的当下,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佛国不丹,以及那里的国民生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1980年代初期,不丹开始有了自己的大学毕业生。早前,不丹人想要接受高等教育,必须去印度或英美等地留学,但是这些年轻人学成后纷纷归国----这个山国开始发展现代经济、力图摆脱贫困,因而有他们的用武之地。许多人成为不丹的水利工程师和农业科学家。现在,不丹全国约有15000名大学毕业生。
   
    年轻人回国是因为在这里可以获得其它地方找不到的心灵安宁。不丹没有经历过社会发展的“通常”秩序,也未有过被殖民和征服的经历。不丹现代教育体系的创立者麦基神父(WilliamMackey)曾经说,不丹一只脚还留在中世纪,另一只脚已经跨入21世纪。正是这个地处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佛国,在1970年代就早早提出了“国民幸福总值”(GNH,Gross Nati onal Happi ness)的概念。
   
    如今,不丹正在经历从王制向民主国家的转型。随着国家逐渐对外开放,全球化浪潮也打到了不丹,不丹则试图以其独特的经验在全球化历程中寻求平衡。
   
    “不丹人有了越来越多的期望,想要更多地占有和消费,就像不丹的森林覆盖面积一样在不断扩张。我们或许可以好好地铸型这些期望,让它们同一种平衡的生活方式相称----传统与现代、物质主义与精神主义、商品财富与生活质量之间的平衡。不丹的政策制定者希望达到这样一种平衡,追求国民的幸福。”(卡玛-乌拉:《不丹人的发展故事》,2005)
   
    卡玛-乌拉(KarmaUra)现任不丹研究院院长,他曾协助不丹国王旺楚克四世提出了“国民幸福总值”理论的整套体系,也是其主要推行者。卡玛-乌拉早年在英国牛津大学学习哲学与经济学,之后在爱丁堡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他写作小说、做翻译、画唐卡、设计寺庙的壁画,也率团出国招商。他领导下的不丹研究院专注于国民幸福和不丹历史文化的研究。“国民幸福总值”以9个大类来衡量生活,包括教育、心理幸福感、健康、时间支配、文化多样性和恢复力、善治、社区活力、生态多样性和恢复力、生活水平,每个大类里有8个子项,共72项,这些数据每三年修订一次。卡玛-乌拉说,在这个唐卡一样复杂而有秩序的图表里,“钱只是其中之一,所以,GDP只是幸福的七十二分之一”。
   
    对于不太习惯于数字的不丹人,不丹研究院通过开展工作坊的方式传播GNH理念,对民众进行面对面的解说。GNH概念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获得了更大的国际关注和影响力,第五届GNH国际研讨会就开到了有心“进口”这一概念的巴西。尽管有批评者认为此类调查太过主观,且国家间不适宜用GNH作比较,但各国已经纷纷开始用GNH或其它幸福指标来“矫正”GDP和GNP、破除人们对GDP和GNP的“迷思”。如卡玛-乌拉所说,“实际上,这个目标是每个社会都追求的”。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走!到二线城市去!》
上一篇: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