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四)

作者:李纯一 来源:文汇报


  
     
个人的不道德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和过度竞争

   
     文汇报:GNH概念的提出,其中是否蕴含佛教的思想?
   
     卡:佛教所说的“圆满”超越了一般人对“幸福”的理解。一般人对“幸福”的理解依赖于感官,比如说美食、香味、华服。但是佛教的观念与此不同,毕竟,这些满足你的东西是有局限的。佛教思想的终极目标就是,如果你能停止对这些东西的无尽想象,你实际上会获得更多。
   
     举个小例子。我喜欢喝茶,但是我在享受喝茶的过程中要凝神、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喝茶上面来。因此,享受、喜爱都是要聚精会神,同样,和人谈话、听美妙的音乐,也都要全神贯注。你可以什么都不想,但感觉很好;什么都不听,完全安静,也可以达到很幸福的状态。现代的观念是每时每刻从外部刺激你,但是佛教有一个理念是要减少刺激。
   
     文汇报:这种状态就是冥想吗?卡:和冥想非常接近了,但究竟还是不同的两件事。当你冥想的时候,还是有一个美好的事物在那里,你脑子里有一幅这个事物的图景,只是不用眼睛看它,因此,这幅图景同样也在刺激你的大脑,还是一种感官上的刺激。
   
     佛教最重要的影响还是在社会经济方面----你要对别人负责,对后代负责。你得限制个人的享受。我想,佛教的这一重要思想在每个社会都应该是重要的。人们必须在行为方式上显得有道德。个人的不道德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和过度竞争。
   
     文汇报:在英国求学期间,您看到很多西方现代社会由于重工作、重物质进步而忽略家庭与社群发展的现象,从而推动您来发展和设计GNH的概念体系。不过,西方现代社会是否也有一些正面价值?
   
     卡:有,比如西方思想的出发点是人权,而实现其它方面则要靠自由市场经济。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概念,只是我们也要注意到它们的局限性。
   
     注重人权固然很好,但是在生物和环境衰退问题上就显现出局限性来了,因为它除了赋予人以权利之外,没有赋予任何其它生命以这样的权利。这可不是一个小问题,因为这限制了人类对其它形式的生命给予善心、宽容心和同理心。另一个问题是,在现代社会,人人都变成了割裂的个体,我只要不干涉或伤害你的权利就行了,除此之外,我没有动力来使别人快乐。我交了该交的税就行了,我没有义务帮助你。这又限制了人类的同情心、同理心和宽容心。
   
     在环境日益崩溃的情况下,不考虑其它生命的权利,后果会非常严重。我们把环境资源、动植物等等都当成工具。自由市场经济的设计初衷是好的,同样也是为了服务于人类的幸福和公平,但现在的发展却使得增长变得最为重要,经济总量和规模主宰一切,人们不再致力于消除贫富鸿沟、南北差距和代际不平。人们只关心增长,对别的充耳不闻。
   
     文汇报:不丹政府在世界银行的政府效率排名中很高。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你们国家的善治概念?
   
     卡:善治是从西方借鉴来的概念,善治的核心是自由。我们将它分为政府表现、权利、对制度的信任等方面。
   
     对于社会信任,我认为,首先,人本身要值得信任,要教人们不要欺骗。现在有好多的公关公司和媒体从来不说真话,用很多公关活动欺骗民众。公关是现代社会的发明。我认为,人们不应该过多地学习演讲的技能,这种技能会让他们掩盖短处。人应该有口才,但是说的必须是真实的事情,而不是只为了夺人眼球、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背景简介)
上一篇: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