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三)

作者:李纯一 来源:文汇报


  
     文汇报:不丹有很多其它国家所不具备的优势,比如人口少、地处内陆高山、自然资源丰富,可以让你们“不闻窗外事”。如果不具备这些条件,你们会不会更关心国际大事,以此来获得更大的影响力?
   
     卡:实际上,每个国家都在相互影响,大国之间政治与经济的相互影响更甚。因此,我们的幸福不是孤立的,而是同别的国家联系在一起,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因为全球化而变得更加重要。未来,我们可能会面临与其它国家相似的问题。
   
     不丹现在处于转型时期,也就是从王制转向民主。于是,决策机制变得很不一样,现在由议会来做出决定,多少还不那么有序。在对外开放方面,不丹以前是一个隔绝的山国,现在,贸易、电视频道、外国人则越来越多,人们的物质选择也比以前多得多。原先我们是佛教伦理占主导地位,现在不丹则成了世俗政治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技术输入、产品进口变得很重要,现代交通、电子通讯对不丹来说都是全新的东西,汽车、电视成为生活必需品还是近二十年的事。
   
     文汇报:那么,所有这些变化都是不丹国王和你们所希望看到的吗?
   
     卡:在全球化进程中,这些是无法避免的。这些产品的供应是必然发生的,但是,最终的决定还是在人。自主性在人这里,而不是在技术那边。这些新发明是在那儿,但是你要独立于它们而生活。
   
     超市在那儿,但我不能从心理上感觉是被强制着买那么多东西;我有我的自主权。如果我在上海那么长时间,只买了两条长裤,我是不应该有什么羞耻感的;买十条八条显然没必要。问题在于,现在人人都有20条裤子。生产这些产品,包括上色、缝纫、运输等流程,都要付出巨大的环境代价。个人成了一个更大体系的一部分,而不再自己独立做出决断,每个人已经不再强大到可以做出独立的决断。不够强大,不能控制自己的心智,不能自我超脱,你就不会感到幸福。
   
     文汇报:那么,在您看来,如何能够让自己超脱出来,让自我变得强大?
   
     卡:现有的经济结构逼迫我们工作,挤占了我们和社群相处、发展文化、自我反思的时间。的确,我们要改变经济体制、改变GDP之类的衡量体系,要立法、改革政治体系等等。所有这些都需要时间。这是我们可以做的、让人们更幸福的一方面。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改变自己,发展我们的心智;做决断时要明智;要更为开放包容、更有同理心、更道德、更负责任。人格是通过情绪影响形成的,如果你任由愤怒、嫉妒、沮丧之类的负面情绪频繁出现,它们就会累积成为你个性的一部分,你就会不幸福。如果你能训练自己处理这些情绪,那么,在情绪飞速产生的那一刻,你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因此,GNH并不是一种让人享乐的哲学。能够通过经济来满足的偏好以及感官的满足并不是我们唯一在乎的满足。幸福同你周围的人和事密不可分,因此,我们应该从制度和内心两个角度来增进幸福。(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四)
上一篇: 卡玛-乌拉谈“国民幸福指数”(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