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中产税赋之问(三)

汇编/外服在线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有识者表示,这与当前个税的税制结构有关。
   
     目前,中国现行的个税实行分类税制,主要是对工薪工作人员报酬进行累进,而并不对其它收入综合纳税,因此,像张梓轩这样以固定工资收入为主的中等收入者,自然成为纳税的主体。
   
     而那些真正的高收入者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财产收入和其它隐性收入,因为其收入来源不固定,反而可能成为“合理避税大户”。比如,有些私营企业不分配利润,个人投资者不从企业领工资,而是将个人甚至是家庭成员的财产和消费列入企业生产经营支出,有的还拿发票报销、假票冲抵费用。
   
     显然,这样的个税征缴机制,存在“富者宽、穷者严”的情况,工薪阶层由于雇主代为扣缴,很难避税。而高收入群体,则有多种方式来规避。
   
     “这样的税收结构和‘富人多交税,工薪少交税,低收入者不交税’的个税基本征收原则和宗旨相背离。”任茂东委员表示,“这也是我国收入和财富差距拉大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如果针对个税来源做一个区域上的分析,还会有另一个有趣的发现:
   
     据财政部提供的资料显示,2010年,上海、北京、江苏、广东和浙江五省(市)的个税收入约占全国的50%。显然中国的个税,主要来源于东部发达地区。
   
     这也就意味着,像张梓轩这样工作在东部发达地区的白领们,成为了个税交纳大军中的主力部队。而也正是他们,正在承受着东部发达地区的高房价、高通胀、高生活成本的多重困扰。(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中产税赋之问(四)
上一篇: 中产税赋之问(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