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用药的智慧(三)

作者:刘卫 来源:《百科知识》2011年第6期


  
   
科学的思维和用药方式最缺乏

    偶氮磺胺、青霉素和链霉素等抗生素的发明,挽救了大量的生命,这也在医生们的大脑中形成了一种认识:只要是通过给病人使用某种药品,然后观察接下来的反应,就能弄清楚这药到底起了什么作用。由此,医生们顺理成章地认为,科学给他们提供了一种新的神奇的药剂,没有必要进行任何复杂的风险评估实验,也没有必要仔细权衡害处与益处孰轻孰重,他们本身没有做科学家的必要。
   
    于是,这就造成了今天医生治疗和用药的重大弊病:过度医疗(过度用药)和滥用药物。只要诊治病人,就会使用多种药物,一是想加强功效,二是进行试错治疗。哪一种药物好----退烧快、抗菌作用强、价格高(医生和药厂挣钱多)和药物企业的投资多(在中国典型地表现为医药代表对临床用药的渗透和指挥),就使用什么药。对此,19世纪加拿大的另一位著名医生威廉姆-奥斯勒已经指出了这种现象,并解释了今天过度用药和滥用药物的现象和原因。
   
    奥斯勒在其编写的教科书《用药原理与实践》中指出,(医生)对疾病的理解已经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对药物的治疗能力的理解却没有太大的发展。由于这种原因,医生们并不知道他们对病人有意和无意造成的伤害。中国的医疗实践为此作了最生动的解释,其中的原因不仅仅是医生对药物的治疗能力的理解没有太多的长进,而且更多的是利益的驱动。
   
    2009年中国医疗输液104亿瓶,平均每个中国人一年挂了8个吊瓶,远高于国际上2.5~3.5瓶的平均水平。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是,能吃药的不打针,能打针的不输液。但是在现实中,中国的医生并不会这样提醒病人,因为利益的驱使使得他们不愿意这样做。例如,一盒口服左氟沙星药片价格为12元,可吃3天,同样的药品,静脉注射3天的费用近400元,相当于口服药物的30倍。这也看出为何中国的医生要对病人进行输液。
   
    中国住院病人抗生素使用率为56%,其中最高者接近99%,而国外的平均数字为30%。除了治疗中的无指征用药、频繁更换抗生素、疗程过长等滥用抗生素外,患者随意购药、无处方用药的情况也普遍存在,因此新的超级细菌----新德里金属-B-内酰胺酶l(NDM-1)已在中国出现。中国在成为世界上使用抗生素最多的国家的同时,也成为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结果是患者在遭遇了高药费之后,还产生了高耐药性,也因此造成了对病人的进一步伤害。
   
    此外,无证心脏支架被频频装入患者的心脏,不仅造成对病人的伤害,而且导致病人的倾家荡产。对那些可装可不装的支架,医生一般都建议装,原因在于这样的手术医生不会白做,会因此而暴富。
   
    因此,人们生病不是不该用药,而是该怎样用药,这是医生应当具有的知识和智慧。医生应当了解医药的局限性,应当掌握医药应用的科学思维,以及医疗的人性化和人文关怀。少用药、巧用药和最好别用药首先应当是医生掌握的治疗方法。因为世界上不缺药物,真正缺乏的是用药的思维和方法,以及对人的关怀。(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饭后坏习惯威胁健
上一篇: 用药的智慧(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