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用药的智慧(二)

作者:刘卫 来源:《百科知识》2011年第6期


  
   
有病当然要用药

    但是,霍尔姆斯等人的观点并不能否认医药对现代社会和人类健康作出的贡献,这可以从现代医学史的发展获得证明,例如一系列抗生素的发现。
   
    在抗生素未发明之前,妇女的产后热的确主要是由医护人员的传染造成的,而致病菌是链球菌。对链球菌感染治疗的试验也是最先从治疗妇女产后热开始的。1927年,德国医生格哈德-多马克应聘任法本工业联合集团开设的一个重要的病理学和细菌学实验室的主任。多马克上任后与同事一起,把染料合成和新医药的研究结合起来。他们先后合成了1000多种偶氮化合物。当时,他们想找到可以控制链球菌感染的药物。尽管很多小白鼠在实验中死去,但是,1932年11月,多马克在试验中终于发现,被称为偶氮磺胺(百浪多息)的药物让感染了链球菌的小白鼠从死神的手中安然脱身,而未使用偶氮磺胺的对照组小鼠都死了,而且偶氮磺胺的毒性很小。
   
    出于种种原因,多马克于1935年2月15日才发表了他的试验结果。这样的结果能否用于人身上呢?后来,又有更多的医生和研究人员参与了试验。例如,英国夏洛特妇产医院的伦纳德-库勒布鲁克医生也在研究妇女的产后热。尽管人们都了解了细菌理论和知道医护人员的手对传播产后热的作用,而且做了许多防范,但产后热导致的死亡还是居高不下。在知道了多马克的研究结果后,库勒布鲁克首先在老鼠身上重复了多马克的研究,并获得了相同的结果。
   
    于是,他们开始对病情较轻的产后热妇女使用偶氮磺胺。在对38名患病女性使用偶氮磺胺后,只有3人死亡,死亡率为7.9%。而在此前一年,这种疾病的死亡率是20%,在210例病人中有42人死亡。后来,库勒布鲁克又对严重产后热的妇女使用偶氮磺胺,死亡率也降到8%。在进一步的试验中,对64名患病妇女使用偶氮磺胺,结果死亡率降到低于5%。这已充分证明了偶氮磺胺的抗菌作用。
   
    再后来,多马克6岁的女儿玛丽因使用针线时跌倒而让针刺破了手掌,并因此而发生严重感染,出现了败血症,生命垂危。在把玛丽伤口的渗出液和血液进行检验而确认是链球菌感染后,多马克给女儿使用了偶氮磺胺,把玛丽从死神之手夺了回来。由于多马克研究和发现了磺胺药,诺贝尔奖评委会把1939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了多马克。
   
    在偶氮磺胺之前,英国的弗莱明已于1929年发现了青霉素可以抑制霉菌的研究结果。到了1935年,英国牛津大学生物化学家钱恩和物理学家弗罗里对弗莱明的发现产生了兴趣。钱恩负责青霉菌的培养和青霉素的分离、提纯与强化,使其抗菌力提高了几千倍,弗罗里负责对动物观察试验。至此,青霉素的功效得到了证明。又过了几年,青霉素才在临床中广泛应用。后来又有了链霉素等抗生素的发明和使用。
   
    不过,人类对医药的使用又伴随抗生素的发现而走入误区。(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用药的智慧(三)
上一篇: 用药的智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