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80后”的那些怀旧暗号(二)

作者:王晶晶 来源:《时代邮刊》


  
   
回忆成为一种潮流,很多人愿意为它买单

    白小帆曾在网上买过一种挤塑料泡沫的模拟玩具。和她同时代的“80后”小时候都有过这样的恶趣味----捏碎减震塑料布上的气泡。她收到快递后马上拆开试了试手感,“实在不好,和真正的减震塑料泡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过去的事总让人怀念,心里暖暖的。”出生于1980年的设计师高原把小时候的雪人雪糕设计成了项链吊坠,分黑白两款,在创意小店里十分畅销。在她的“三年级3班”,没有老师没有作业,只有童年的美好时光。男生酷爱的小霸王游戏机手柄和弹弓在这里变成宽大的项链吊坠挂在胸前,代表最高权力的“三道杠儿”只能屈尊,化身手机屏幕擦。曾有一个看上去事业有成的男士拿着小霸王游戏机项链对高原说,自己当时因为特别沉迷魂斗罗等电子游戏而没考上清华、北大。还有的男生指着项链包装上的“一命通关”四个字,颇为得意地对身边的女朋友说:“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可能人成长到一定阶段,思维在接受新东西这方面就饱和了,反而更愿意回忆小时候比较直接或者简单的东西。‘80后’已经进入社会一段时间了,又不至于像‘60后’、‘70后’压力那么大,不至于面对上有老下有小的情况,还有些时间,玩点小情调。”高原说,“怀旧逐渐被大家强化了。”
   
    在北京的南锣鼓巷,上海的田子坊,这样的怀旧产品越来越常见。海魂衫挂进了小店的橱窗,地铁票印在T恤衫上,幼儿园时代的搪瓷水杯再度流行,田字格的作文本改头换面成为创意产品,曾经的饼干盒也成为收藏对象。怀旧成为一种潮流,很多人愿意为它买单。
   
    “回忆就像一个大球,里面的压强很大,只需要一根针,就‘piu’地一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3岁的孙显龙这样说。
   
    孙显龙和同学开发的“校服小熊”创意产品,如今已经卖出了800多只。其实,重要的卖点并不是这只憨态可掬的小熊,而是穿在它身上的迷你版校服----北京四中、25中、人大附中、北大附中等等。在年少岁月,很多人曾想尽办法逃离集体追求个性,而现在,连曾经深恶痛绝的校服都变成了彼此间拼命寻找的接头暗号。
   
    “80后开始工作了,压力都挺大的,大家想减压,就开始怀念中学时特别轻松的日子。”在孙显龙看来,高中三年是“最棒的三年”----尽管这个来自山东的男孩那时每天早上4点半就要起床,每周只能休息一天。“那时是很苦,但高中开始明白很多事情,从什么都不知道,到开始了解、开始反叛,开始跟家里、老师作斗争,开始初恋......这段时期你所经历的一切,是其他时期无法拥有的。”
   
    而对于“过去是美好的”这样的论调,孙显龙则吐出了三个字:“逃避呗。”他说,过去不一定是好的,只因为过去是不会改变的,它就在那儿。(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80后”的那些怀旧暗号(三)
上一篇: “80后”的那些怀旧暗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