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毕业生毁约:影响前途与信用(一)

郭瑶 唐轶 《 中国青年报 》


  
   
毁不毁约折磨他太久了

    与那些焦急等着offer的求职毕业生相比,已经“有着落”的陈香山这个春节也不舒坦。虽然已经与一家企业签订了三方协议,他仍然在为另一份工作机会作着纠结的选择。
   
    陈香山是2011届毕业生,专业为机械设计制造与自动化。去年11月初,徐州一家国有制造企业到校进行招聘宣讲。“我们学校有不少师兄师姐在这家企业,工作地点又离我老家河南不远。”陈香山觉得去这个企业比较稳定。而学校已经早早地把三方协议发到学生个人手中,方便大家直接与就业单位签约。就这样,11月8日,陈香山刚参加完面试,就草草与该企业签了约。
   
    所谓三方协议,即《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简单来讲就是学校、学生本人、工作单位三方就毕业生离校后就业工作落实所签署的一份协议书,就业单位一旦在三方协议上签字,就要解决毕业生的户口问题,并管理其人事档案。
   
    有些地方教育部门或学校规定,毕业生必须去第一家就业单位,第一份三方协议发出后将不再发放;而一些企业,也会以“拒绝寄回三方协议”、“高额违约金”等手段,惩治擅自毁约的求职者。
   
    因为离毕业时间尚早,且去年10月以来,整个大学生就业形势有所好转,招聘会越来越多,签约之后的陈香山仍然会抱着“随便看看”的心态出现在各种招聘会现场。年底,陈香山在南京市区内一家招聘会上发现广州某汽车制造企业正在纳贤,就又报了名,“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陈香山想。
   
    与那家企业相比,这家广州企业筛选流程极为复杂,笔试、面试一环扣一环。虽然考试严苛,但有一纸合同“保底”的陈香山更能应对自如。果然,他被这家汽车制造企业录取。兴奋之余,纠结随之而来:是如约赴徐州工作,还是毁约去广州闯荡,他在心里画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两份工作就像摇摆的天平,向左?向右?他一时权衡不出哪边的分量更重。
   
    “相比徐州,广州是个更为发达的城市,公共服务和文化氛围等方面明显占优势,发展空间也更大,机遇更多。”
   
    但也有师兄建议他留在徐州:在这个“逃离北上广”时代,去大城市或许并非明智的选择。虽然广州那份工作薪资稍高些,但广州的高消费水平并无法让他的生活质量也高起来;相反,3000多元的薪资在消费水平较低的徐州,绝对能过上安逸稳定的生活。
   
    3月份是陈香山决定去向的最后期限。这个春节,他绞尽脑汁,权衡利弊。“想太多也没用。”他说。学校的辅导员没给他什么有用的建议,倒是可以利用寒假回家和父母好好商量。毁约不毁约这个问题,真的折磨他太久了,“真到那时候(3月),可能凭感觉就决定了”。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毕业生毁约:影响前途与信用(二)
上一篇: 毕业生毁约:影响前途与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