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我又不是你的兵

中国青年报


  
   
到头来不过是个外来户

    ■倪岚
   
    最近,郁童过得很纠结,一边是冲着领导怒吼一声的蠢蠢欲动,一边是不要以下犯上的谆谆教诲,这日子委实折磨人。
   
    这是郁童没有想到的。此前,她还只是个兵,听吩咐干好活儿,扫净门前雪就是好兵。如今,好兵郁童被提了半格儿,算个副班长,要扫的雪多了,可笤帚却没给配好。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她是新给林头儿配的副手,可到底管什么却一直欲说还休,林头儿迟迟没有在部门开会明确。
   
    还是当兵好,郁童被晾了几周之后的切身感受就是如此,“升职”的刺激有如昙花一现,看着别人忙得热火朝天,郁童心中更加惶然,这不该是个闲职,自己却成了整日无所事事的闲人。
   
    郁童想跟林头儿好好谈谈,找了几次却都难以遂愿,开始,林头儿特客气地说“好,没问题”;后来,就说“先熟悉一下工作,看看对什么感兴趣”;再后来,是“开个会定一下吧”,这顺序没错,层层递进,可就是这个一锤定音的会到现在也没开成。
   
    小陈要出差,拿着申请单急急忙忙地冲过来让组长签字,可林头儿今天得跟着经理拜访客户,不在办公室。郁童至今还想得起来小陈脸上的犹疑,半晌挤出来一句:“你给我签行吗?”
   
    这话把郁童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她盯着小陈绝不是为了这句似是而非的请示,实在是地理位置使然,他们俩的工位面对面,找林头儿的都得跟她对上一眼。可现在,郁童如坐针毡,尴尬非常,“哦,哦,着急吗?”
   
    到底能不能签,签了算不算数,郁童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着急吗”不过是个缓冲,她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既不露怯又不难堪。还好,小陈非常善解人意地摇摇头,“那就明天吧”。
   
    郁童的一整天都被这个小插曲搞得很郁闷。她在当兵的时候不是林头儿组里的,这次提拔,套句时髦话,是“异地任职”,而且,任的还是虚职,由此带来的水土不服的时间远比她的预期长得多。
   
    比如,组里的同事只有在迎面而遇的时候才会跟她微笑寒暄。郁童在跟他们相处时,花了很多心思。人家随口问句“吃了吗”,她肯定立马放下手里的事儿颠颠地跟着去食堂;有人问“谁有曲别针”,她会殷勤地补上“订书机行吗”?可是,几周下来,郁童深感无力,好比出拳打棉花一样,使再大劲儿也不过是浅浅的一道凹痕。
   
    比如,大家从不跟她交流项目进展,哪怕“闲聊”的时候也不会提及。这是最让郁童伤心的。上次会上,王珉跟林头儿讲有句程序卡住了,想了好多办法,执行效果都不好。郁童听林头儿的,会后仔细琢磨,可在跟王珉谈的时候却碰了个软钉子,人家听得兴致索然,不说好也不说坏,就是消极怠工不给试。
   
    比如,经理说,郁童盯一下谁谁谁,让他抓紧写个计划报上来。郁童举着经理的令箭吩咐的时候,一点问题没有,对方答应得特爽快。好几天没动静,她再去催,人家会说“哦,早就交给林头儿了!”郁童绝没勇气找林头儿要一份去跟经理复命,她只能忿恨不平地在心里嘀咕“好歹抄送一份给我啊”。
   
    看看,就是这样,上面的人把你当小官可下面的人却不把你当领导。这要不郁闷是假的,可换位思考一下,这个组是林头儿的,他们不是郁童的兵,谁会为了冒着得罪组长的风险讨好一个受排斥的外来户呢?(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我又不是你的兵(二)
上一篇: 别栽在你的短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