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姿态过猛(续)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林特特


  
   

    苏宇不止一次在收银台前排队,遇见买盗版鞋、廉价内衣的女人。
   
    她们不约而同地将内衣、鞋裹在青菜、豆腐、水红色塑料衣架中。付账时,像对待一兜卫生纸一样,把女人最私密、最该讲究完美的物件从购物篮里粗暴地拎起,扫完条形码,再和生肉混在同一个塑料袋里。
   
    苏宇不是歧视她们,而是觉得那些不是她要的,她值得“更精致的”──“更精致的”生活、“更精致的”外在,以及“更精致的”教养流露。
   
    所以她一直不喜欢尤丹丹。就像她脚上的这双鞋,苏宇敢打赌,整个单位,没有第二个女人会买它,更不会在它布满了斑斑驳驳的小口子时还继续穿着。
   
    不过,让苏宇感到意外的是,受同等教育、做相同工作、领同样薪水的尤丹丹竟然也穿50元钱一双的盗版鞋,她原以为这些是她们这个层次的女人追求“更精致”的底气,现在,她认为理所当然的事,被逐一撼动。
   
    苏宇陷入沉思:尤丹丹的钱花到哪里去了?如果说她们的收入是1,苏宇的1就是完整的1,而尤丹丹“1”的一半付了房租。尤丹丹曾说,她有一个考了几年美院仍准备再考的弟弟,所以租了个两居室,其中一间作为画室。
   
    她还经常往火车站跑。有同事曾造访尤丹丹家,两间屋子挤了8个人之多──她来京打工、办事、上访或纯粹“玩玩”的亲戚,经常住上十天半个月。招待亲朋的费用恐怕也是笔不小的开支。
   
    苏宇见过尤丹丹操着方言和老家人通电话的样子,自信满满,指挥若定,与在单位判若两人──谁都不是天生低声下气吧?她只是太在乎这份工作,超过其他所有人。
   
    记忆中,尤丹丹很少打车,凑份子聚餐,她不去;AA制唱卡拉OK,她不加入。经济窘迫,制约社交,所以她人缘不好。她一直在同事圈边缘徘徊,唯一向大家靠拢的只有穿戴,那也是她用有限金钱无限折腾的结果。
   
    她极力想融入城市生活,却姿态过猛,样子笨拙。她太在乎工作,意图搂定饭碗,却不知如何是好,于是谦卑得近乎巴结,热情得近乎鲁莽,把身段降到最低点......
   
    唉!苏宇竟对着尤丹丹重重叹了口气。
   
   

    苏宇被自己吓了一跳,幸好领导正征求意见──正在选防火防盗小组组长。
   
    推举,推辞;推辞,推举,领导最后决定点名指派,尤丹丹在其中。整间会议室,又变成尤丹丹一个人用力点头、其他人暗自交换眼神的常态。
   
    领导突然说,他在某处看到一个电热杯,“这可是防火大患啊,”他追问,“电热杯是谁的?”尤丹丹的大身板戳在会议桌的一角,她承认那是她每天中午煮方便面用的,她保证“下次不敢了”,领导却仿佛受到了激励:“再让我发现一次,扣当月奖金;发现两次,直接开除!散会!”
   
    尤丹丹似乎被领导的狠话吓着了,她回过神时,迅速抓上笔记本,圆珠笔掉在地上也顾不得捡。她拨开并行的同事,超过好几个人,直至追上领导才收住脚步:“领导,我下次不敢了,您不会真的要开除我吧?”尤丹丹超过苏宇时,撞到了她的肩。
   
    苏宇“哎哟”一声。等到尤丹丹走远,听见同事甲说:“开除就开除,这破工作,我还不想干了呢,只有她宝贝得......”
   
    大家嘻嘻哈哈作鸟兽散,苏宇往走廊那头看了一眼。尤丹丹仍跟着领导,亦步亦趋,赔着小心。她的大块头挤在花旗袍里,局促得很。
   
    尤丹丹穿着一双白色漆皮凉鞋,苏宇有双一样的。
   
    苏宇穿鞋时试过,身体前倾,全身的重量就全在两个大脚趾上──尤丹丹一路弓着腰,疼吗?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金领一族晒年终奖
上一篇: 姿态过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