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胀----我们的2010(十二)

三联生活周刊


  
    不仅是地方政府,一些部委也有类似行为。国家发改委近期下发了一份《做好2011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2011年产运需衔接中,年度重点电煤合同价格维持上年水平不变,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在我国“市场煤”和“计划电”的格局下,长期弱势的电力行业的确需要更多支持,但绝不应该是这种回归计划时代的限价保护,而是应该对电价进行市场化改革。扭曲的电力价格不仅关系到煤炭和电力这两个行业,也关系到众多下游行业的合理资源配置,比如过低的电价相当于鼓励高污染和高耗能企业的发展。这并不是发改委第一次对电煤进行限价,从历史来看,发改委对于电煤限价的效果并不理想,煤炭企业往往通过降低合同煤的供应量,甚至降低煤炭品质等予以应对,使得煤炭市场出现“有价无市”的局面,最后导致大面积的拉闸限电。而在限价结束之后,煤炭价格通常都会迎来更猛烈的上涨。
   
    本轮物价上涨除了流动性过剩和部分游资炒作因素外,供给减少、原材料价格上涨和劳动力成本上升也是重要原因,企业涨价有其合理诉求。如果合理的涨价要求被行政压制,企业的成本压力无法转移,必然会陷入亏损的局面,如果企业大面积减产,也就会带动物价更快上涨。近期国家发改委和媒体关于“食用油厂家停产”的争执,预示了行政限价可能带来的后果。
   
    从历史上看,大规模的行政限价很少收到过显著成效。2008年1月,国家发改委曾经实施过较大范围的临时价格干预措施,要求“成品粮及粮食制品、食用植物油、猪肉和牛羊肉及其制品、牛奶、鸡蛋、液化石油气6种重要商品须进行提价申报和(或)调价备案”。这一“临时”价格干预一直持续到当年12月才正式解除,发改委宣布停止对相关商品的提价申报和调价备案工作,由经营者自主定价。而当时的行政限价也并没有起到显著效果,在限价的11个月内,前6个月的CPI水平一直处于7%以上,直到金融危机在下半年全面升级,我国GDP增速迅速降温,CPI指数才开始走低,在发改委解除限价的当月,CPI指数已经跌至1.2%,两个月之后跌至-1.6%,通胀压力很快变成通缩。
   
    本轮物价上涨的势头虽然较快,但和2008年曾经创下的8.7%的CPI水平相比还有相当的距离,通胀局势并没有失控,还有足够的市场化手段来控制通胀预期。比如紧缩货币供应、增加市场供给、适度的人民币升值等,远远未到大规模行政干预的时候,过多过早的行政干预,反而可能会恶化通胀局势。另外,随着经济增速放缓,物价指数也会随之下降,如果现在对物价控制过紧,将来经济减速之后,反而有可能面临通货紧缩的风险,2009年的通缩就是例证。(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胀----我们的2010(十三)
上一篇: 胀----我们的2010(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