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胀----我们的2010(十一)

三联生活周刊


  
   
胜利的幻觉

    由于政府力量较为成功地抵御了金融风暴的冲击,这使得一些政府部门产生出一种胜利幻觉,认为行政力量可以在经济活动中无所不能,即使金融风暴的冲击已经过去,经济增长开始恢复常态,但是行政力量依然不愿意退出市场,甚至比从前更热衷干预经济运行。最显著的例子就是有关部门在本轮物价上涨中扮演的家长角色。
   
    今年11月份,我国的CPI涨幅达到5.1%,创下过去28个月来的新高。关于本轮物价上涨的原因有很多解释,但其中最核心的因素还是过去几年释放了过多的流动性所致。从银行新增信贷规模看,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2006和2007年,我国的新增信贷为3.2万亿和3.6万亿元;金融危机爆发后,2008年至今年前11月,我国新增信贷迅速膨胀到4.8万亿、9.6万亿和7.5万亿元;金融机构释放出来的流动性之多显而易见。如果从稍专业一些的角度看,以广义货币M2、GDP和CPI的关系来分析,通常情况下,M2增速扣除GDP和CPI增速后,剩余值小于3为较为合理的货币投放水平,如果剩余值过大,意味着大量的货币并没有被实体经济吸收,将会带来通货膨胀。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提供的数据显示,2001~2003年,我国的M2增速超出GDP增速与CPI增速之和5.4个百分点,2003~2007年超出2.8个百分点,2008~2010年9月超出9个百分点。最近两年的货币投放之多可见一斑。当实体经济无法消化如此多的货币,通货膨胀自然随之而来。
   
    客观而言,过去两年积极的货币政策为经济复苏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今天带来的物价上涨也是必须承受的后遗症之一。不过,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追索谁制造了今天的通胀,而在于通胀形成后该以怎样的方式化解。为了应对本轮物价上涨,一些政府部门延续了金融危机时刻的家长风格,米袋子和菜篮子的责任再次交到了省长和市长之手,而不是市场之手。
   
    今年11月份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再次重提“米袋子”省长负责制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虽然这样举措的初衷是维护民生,但一旦菜篮子、米袋子和地方官员的政绩挂钩,控制物价演变成政治任务后,对于具体落实的各个地方政府而言,必然选择最快速有效的方法来控制物价,短期而言,自然是行政手段而非市场调节。比如福州市强行规定大白菜1.3元、上海青1.5元、空心菜1元、豆芽菜1元;昆明市对米线、面条、饵丝等大众餐饮食品和粮食、食用油、肉、蛋、牛奶、散装米线等居民生活必需品实行最高限价,达到一定规模的生产企业实行提价申报制度,提高价格时须提前10个工作日向“发改委”申报,未经批准不得提价,达到一定规模的销售企业实行调价备案制度,价格调整时须在价格调整前48小时内向发改委报告调价情况及调价理由。
   
    这种简单的行政管制虽然能在短期内抑制物价,但在压制了合理的涨价要求后,随后必将迎来报复性上涨。政府应该尽量减少配置资源的活动,而是交于市场之手,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甚至可能适得其反,导致要素价格扭曲。另外一方面在于,当政府掌握了过多配置资源的特权,必然会带来大量的腐败。还有,过多的干预还会带来行政成本的提高。(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胀----我们的2010(十二)
上一篇: 胀----我们的2010(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