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胀----我们的2010(七)

三联生活周刊


  
    信贷危机后,货币当局无一例外地采取财政和货币政策并用的刺激方法,结果是货币泛滥。只不过,西方的高人力成本和低储蓄率,再宽松的货币环境也留不住资金。资金于是单向流动,造成了东西方过热和过冷同时并存的局面。在我们增加的1.06万亿元的外汇储备中,并非所有的盈余均来自实物贸易的顺差,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海外直接投资乃至“热钱”千方百计的渗透。
   
    货币的超发,当然也和央行两年来的货币政策有关。每年的信贷额度更比几年前翻了一番。2001~2007年M2的增速超过GDP加CPI的增速在4个百分点以上,最近3年货币超发放的现象更加严重,M2的增速超过GDP加CPI的增速9个百分点。过多的货币加大了通胀压力。对比2006~2008年的通胀,因为这5个百分点货币增速的差距,我们面临的显然是更为艰巨的环境。那一次,一个石油,一个猪肉,我国CPI三个主要支点中的两个同时发力,将CPI推上8.7%的高度。这一次,这两宗关键的商品尚未启动,消费者已经感受到比上一次还要严酷的物价环境。
   
    而对央行,既要保增长,又要保转型,回收流动性的困难显而易见。要知道,货币一经发行,是无法没收的。无论怎样提高存储率,无论提高多少次利率,央行所能做的,无非是暂时扣留而已。上一次,央行一年中10次提高利率,最后救CPI于水火的,也是海外大宗商品的崩盘。现在,这一外力基本没可能了。(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胀----我们的2010(八)
上一篇: 胀----我们的2010(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