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胀----我们的2010(五)

三联生活周刊


  
    经济学理论上,物价上涨的原因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需求拉动的通货膨胀,指的是总需求过度增长所引起的通货膨胀,即“太多的货币追逐太少的货物”。一种是成本推动的通货膨胀,乃是由厂商生产成本增加而引起的一般价格总水平的上涨。如果简单地归纳,“蒜你狠”可谓是“太多的货币追逐太少的货物”的结果,大米则是成本推动的典型。但放在物价总水平的尺度上,我们正在经历中的通胀兼具了需求拉动和成本推动的双重特点,是需求和成本混合推进的通货膨胀。这一过程中,超发的货币拉动了资产价格,尤其是“住”的价格,继而带来了诸多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升。价格总水平的上涨又成为工资上涨的理由,工资上涨又形成成本推进的通货膨胀。
   
    考察成本推动型通胀,不妨从大宗商品的转折点开始。在一个成本推动型的通胀过程中,物价从源头涨起,沿着产品链从上游到下游,从初级制成品到商场货架上的商品,逐步传递。实际上,在近两年的物价走势中,文华商品指数的转折发生在2008年12月,随后基本上大涨小回,从最低的103.71点一路涨至2010年11月最高的217.70点,涨幅超过一倍。只是在2010年1月到6月间,走势稍事休整,指数在150~180点震荡。至今,大宗商品仍无见顶的迹象。
   
    生产者物价指数(PPI),衡量的是工业领域商品在不同的生产阶段的价格水平,价格变动滞后于大宗商品价格。金融危机后,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一样,我国PPI指数处于直线下滑状态,只是滞后了数月。本轮PPI见底于2009年的7月,同比下降了8.2%。论时滞,整整比大宗商品晚了7个月。PPI的见顶则出现在2010年的5月,相对于第一波大宗商品的见顶,则又晚了4个月。从2010年5月到9月,PPI缓缓回落。此后再度回升,对应的是大宗商品6月后的第二波上涨。若以大宗商品第二波30%的涨幅,11月PPI6.1%的数字还远未见顶。
   
    CPI不仅包括消费品价格,还包括服务价格,CPI与PPI在统计口径上并非严格的对应关系,但CPI毕竟与PPI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走势往往趋同。分析数据,本轮CPI的转折点出现在2009年7月,与PPI同时见底;第一轮见顶则出现在2010年2月,基本与PPI同步。而到了2010年10月后,CPI从缓慢上升到急升,也和PPI步调一致。这是否可以作为成本推动型通胀的证据,或许还有待更深入的研究。(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胀----我们的2010(六)
上一篇: 胀----我们的2010(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