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移民:生活,真的在别处?(二)

文/小湖 编辑/MM 原载《F-TIMES》


  
他乡明月的阴晴圆缺

    许斌 40岁 现居地:澳大利亚
    移民时间:2年
    移民前:跨国企业上海分支研发人员
    移民后:澳大利亚某研究所研究员
   
    移民之我见:“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回到老本行中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事。”
   
    以前在国内的同事发来邮件,说下个月要来悉尼参加国际学术会议,问我有没有时间见面。我上网查到那次会议的概况,还得知他将在会上宣读一篇论文。从他论文的题目和摘要看来,他在专业上已经走到我前面很远的地方了。
   
    我来澳大利亚之前,在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上海分公司做研发。我的学历、资历和能力都还不错,在部门里主持一个研发小组,成果不少,薪资也稳步上升。太太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薪资丰厚。儿子在一家私立幼儿园就读。我们把房子买在父母家附近,请他们帮助早晚接送,我和太太专心忙事业。
   
    我早有移民国外的打算,一直在留意合适的机会。两年前,被澳大利亚某研究所录用为研究员。来澳1年后,我开始申请永久居民身份,并将太太和小孩接来。现在太太做家庭主妇,儿子在悉尼的公立学校就读。
   
    越洋搬家、适应环境、申请移民、安顿家人,这些不得不处理的个人事务,耗费了我大量的时间精力。与欧美相比,澳大利亚在经济上算不上发达,我所处的行业的发展水平还比不上中国。我就职的研究所规模很小,只有十几个人,我也只是普通研究员,机遇和前途都不能和之前相比。移民两年来,我没有在行业期刊上发表过一篇像样的论文,以后似乎也很难有机会继续在原先的方向上研究下去。得知以前同事来澳开会的消息,我百感交集。
   
    因为行业不发达,研究所全靠政府拨款生存。我的合同只签了3年,万一到期不续签,或是政府不再拨款了,即使我拿到永久居留,也得重新找工作。但我的博士学位是在中国拿的,澳大利亚这个行业又不发达,要再找专业对口的工作,谈何容易?现在我最希望的,就是国内的行业巨头能在澳大利亚设立分公司,我就可以回到老本行中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事了。
   
    太太的感觉则和我大不相同。她对这里的生活非常满意,觉得这里的食品很安全,空气新鲜,居住条件也比国内好很多,最重要的是孩子读书的压力远远小于国内,这让全家人都倍感轻松。现在我们一家人住着一套联排别墅,前有车库,后有小院,位于大学附近,地段社区俱佳,售价折合人民币仅300多万——在上海,这个价钱绝对买不到这种条件的房子。太太计划以后读个当地的学位,选一个好找工作的专业,等孩子再大一点,就重回职业女性的行列。
   
    人在他乡,难免有遏制不住的思乡之情。我们的父母都在上海,年纪大了,不愿意来澳生活。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很思念上海的亲人和朋友。我第一年孤身来澳,体验到了人生中前所未有的孤独感。语言、文化、社交、职业……样样都需要适应,在适应过程中那种茫然和焦虑,无处倾诉。第二年,我把太太和小孩办来了,才感到好些。但现在我们还是觉得跟周围的人有距离感,新交的朋友很少,也许以后时间长了,慢慢会好转。
   
    F-TIMES 点评:
   
    从500强企业的高级技术人员到小研究所的普通研究员,从带领全组拿出许多研发成果,到专业水平落在昔日的同事之后,许斌经历了巨大的心理落差。然而不可否认,万事皆有得有失。外国的月亮和中国的一样,也有阴晴圆缺,只不过缺口的位置、形状不同而已。安然接受它的变化,就会发现,哪里的月亮都很美。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移民:生活,真的在别处?(三)
上一篇: 移民:生活,真的在别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