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领导的大气场

中国青年报 韩婷


  
    去年4月,我正在公司里水深火热,老二给我推荐了一个媒体的职位,正是我喜欢的一家公司。我欢喜雀跃,和对方联系,一个叫方正的男人和我说,抽空面个试吧。
   
    我并没有什么面试经历。七八年前我曾经为了面试一份工作买了套粉红色的裙子,结果很不自在,总是担心衣服不合身暴露了身材缺点,在半路上逃之夭夭。后面还做过两份工作,都是老总找的我,谈好薪水直接上岗。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满怀期待的面试,我的心被紧张占据了。
   
    我和方正约在烤鱼店进行第一次会晤,相见甚欢。我喜欢这家公司就是因为它带着某种理念,心里忍不住把理念化成了理想,想要为之奋斗。而方正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不知道为什么依然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们谈得不亦乐乎,为理想频频干杯。我们说最近有趣的新闻,再听他谈谈这个行业里的成就和无奈。最后他对我说,现实就是这样,我们被捆手绑脚,但是要学会戴着脚镣跳舞。
   
    这番话让我激情澎湃,甚至有点儿壮烈。不知道投身媒体的人最初是不是都会这样热情洋溢。
   
    隔天方正和我说他这边没问题了,再和总监聊聊,总监很忙,好容易挤出了时间,后天上午11点吧。
   
    我诚惶诚恐,想了好多话去应对总监的面试,怕自己愚蠢的表现耽误他宝贵的时间。面试当天10点半我就到了公司,觉得太早,在外面晃到10点55才告诉方正我到了。方正把我安排到小会议室,说:“总监还没来呢,你先等等。”
   
    我当然得等。我从11点等到11点10分,从11点半等到12点,整个人筋疲力尽。原本昨夜就因为紧张失眠了一会儿,这样一折腾,准备好的台词也没了,脑袋空空,只剩下无边无际的睡意。
   
    过了12点半,方正说总监来了,已经是吃饭的时间,直接去餐厅吃个饭顺便面试吧。我是个乡下姑娘,没有发言权就只能默默顺从。在餐厅里我见到了总监,是个瘦瘦小小的男人,气场挺大,浑身透出一股杀气。我顿时睡意全无,但脑子还是空空的。
   
    因为不熟,我不好意思挑剔饭菜,随便要了个套餐闷头吃。总监忽然就开始面试了,问了我几个问题,单刀直入,纯粹的提问,不是对话,是赤裸裸的考试。胆怯占据了我的全部意识,我嘴巴哑巴了,脑子也哑巴了,嘴里嚼着饭菜,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总监大概觉得我很愚蠢,索性不理我了,开始和方正聊天,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伟大事迹,听那口气,似乎世界各地都有他留下的脚印。我插不上话,只能吃着不合胃口的饭,听着传乎其神的对话,感受着总监随时散发出来的优越感。
   
    我几乎一蹶不振。这次面试给我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总监的气场攻击了我,面试的不愉快打击了我,我仅有的一点点自信已经无影无踪,再和总监说话时也免不了低三下四。
   
    后来我进入了这家公司,还好总监是个大忙人,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交流。慢慢地我知道,每个公司都会有几个大气场的领导——有人的气场是名片,有人的气场是刀子。
   
    我不喜欢刀子。我只是个小员工,很有自知之名,就算遇到和蔼的领导也会毕恭毕敬。至于那些做领导的,其实根本没必要拿气场来搞什么“下马威”嘛!(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美国80后为何先当“租房族”
上一篇: 团购影响职场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