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当实习生的最高境界(四)

汇编/外服在线


  
   
唯一一个可以谈薪水的毕业生

    因为要回学校上课,后来我和Judy都相继离开了。我一直觉得,Judy是那种很能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的人,而我就不是。我总觉得自己是实习生,不用太努力,出事儿有领导扛着,怪谁都怪不到我头上。我们是有大大的保护伞的实习生,还不一定做多久呢,因此可以为所欲为,可以不用那么用力地往前冲,不用着急认识新同事,不用建立什么商业合作关系,不用太深入地了解一个地方、一个行业——而一些行业里的小故事从来只是当八卦讲讲,从未真正去思考些什么。
   
    这一切,Judy却做到了。不论到哪儿,她都是自来熟,别人不熟她先熟;她在任何行业都特把公司的事当成自己的事,用力用心用脑子;她查店面,就看老板吵了一次架,剩下的都自己学着吵。
   
    毕业那年,几个熟识的朋友里,Judy的薪水明显高出我们很多,而她所签的公司给毕业生的标准价格并非她的价格。我们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她说:“我从大二就开始混社会了,我认识很多人,也做过很多事。虽然我是个实习生,但是我打赌我比正式员工做得更多,了解得更深入。我必须比别人的薪水高,不给这个价,我就走人了,我不干的!”这话,我真的信。
   
    但是我们几个没人能像Judy那么霸气,敢要一个高于别人的工资,因为我们没理由。那些宝贵的实习机会,都让我们走马观花似的当花儿贴简历上了。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当实习生的最高境界(五)
上一篇: 当实习生的最高境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