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在小公司上班(一)

汇编/外服在线


  
   
我要站直了离开

    ■黄关垒
   
    整整一年前,当最后一个知道自己被转岗的消息时,我努力地显出风度,向所有迎面走来的同事送去笑容----我以为他们会有安慰,然而,所有的人都将头偏向一边,躲避那必将难看的笑容。那时,我想起了倒闭的雷曼兄弟,抱着纸箱走出那里的人一脸的落寞和无助,我明白了那种眼神,同他们一样,我感到自己被整个世界所抛弃。
   
    仅仅三节课,初出校门的我就被判了重刑----甚至没有给我正当的理由。从学校老师到下属教育机构助教,心理落差一时难以接受。逃离所有同事的视线,我一个人站在街上静静等车,阳光打在身上,想起那些曾经还算亲密的同事,禁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
   
    一个月后,曾经的搭档打来电话。她辞职了,问我为什么在转岗之后会选择留下?是啊,在所有人眼里,我有太多的理由应该离开,名校、才华、能力、性格等等,即使是经济危机也不愁没有好的去处。我的回答很简单:荣誉----我的母校和我的。从作为特例进入这家教育机构开始,我就告诉自己要做到最好才能离开。所以,我要留下,让人知道他们不能做的我可以,他们可以做的我能做到最后。
   
    再后来,我知道了自己转岗的原因,当时我的一个助教总会在课后说我的课讲得如何之差,言辞不堪入耳。小公司就是这样,一件小事三天之内可以口口相传至每个人的耳朵,而公司的办公室就在隔壁。我不可能不愤怒,但也仅仅愤怒而已。当学生的时候,同学关系再差也可以相安无事,因为总有个角落属于自己;然而职场上,没有谁可以置身事外。
   
    也同样因为小,公司开始知道我勤勤恳恳地做着助教工作,开始知道我在寒冷的夜晚工作到深夜,开始知道所有的学生都非常喜欢我,开始知道所有的家长都给予我最大的信任,开始为我的坚持精神所感动----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我真正坚持的是什么。同来的时候一样,我惊讶于他们信息的传播速度,同时也保持着一样的沉默。
   
    然而,没有人知道我站在寒风中给家长发传单被拒绝时,我内心的落寞和委屈;没有人知道H1N1流感流行时,我一个人毫无防护措施地给所有孩子量体温,每天与成百上千个孩子亲密接触时内心莫名的恐惧和恐惧至极时的释然,更没有人知道当我一个人高烧躺在床上,因为没有医疗保险害怕看不起病而苦苦支撑时的绝望和无助......我还是不敢放弃,为了荣誉。
   
    在平淡和重复中,在绝望和重生后,我慢慢地学会了平和心态,适应不公,收敛锋芒,努力发展;学会了与人周旋并适当付出自己的真情结交真正的朋友;学会了小心谨慎应对职场规则,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横冲直撞无所畏惧。
   
    终于,新的学期,我又站在了学校的讲台上。学生换了,我也变了,如同放进斗牛场的野牛一般,铆足了劲,我把讲课看作一场战斗,与荣誉有关----我太渴望证明自己,证明那曾经说我课很差的谣言是多么错误,我也太渴望一战成名了。
   
    这次战斗持续了一个月,我扛住了,而且大获全胜。战斗结束,我就病倒了,躺在病床上开始明白支撑自己的只有信念----为荣誉而战。于是不知是要哭还是要笑。
   
    而今,一年以后,我开始频繁出现在学校的名师栏里,淡忘了那个助教给我制造过的麻烦。我适应了职场,开始习惯那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并游走其中。
   
    “做到最好”的目标步步逼近,我全力以赴工作的同时,也在收拾行囊随时准备离开,因为这样的离开没有遗憾。一年前,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没有走;现在,很多人照样会问我离开的原因。这时的我,可以在阳光下大声说:“终于,我可以站直了离开!”(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在小公司上班(二)
上一篇: 在小公司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