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白领身压“三座大山”(一)

汇编/外服在线


  
   
房奴、车奴、孩奴“三座大山”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宁愿不生,因为没有能力去培养好下一代。”Y的话听上去十分残酷,却道出了许多年轻父母的心声。
   
    Y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仔,娶的C也是典型“广女”,两家勉强算得上老广中的中等收入家庭。
   
    已经工作了3年多的Y和C在双方父母合资下,很快就给番禺华南碧桂园一个100多平方米的三房垫付了首期。房贷月供4000多元,对在垄断国企下属事业单位做工程师的Y和在某外资药企做产品分析的C来说,也算不上太大负担。“想当然呗,初时以为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有1万多元,即使再添一个孩子也没有问题。”
   
    C给记者算出每月账单:给两家父母各1000元,2岁的孩子每月奶粉2罐合计400元,钙片、鱼油各式营养品200元,本地人住家保姆1800元,家庭日常伙食开支800元,再加上为了孩子而贷款买的车还贷800元,早教班1200元,“满打满算每个月都是月光族,有时工资卡内剩下不到100元,稍买点东西就成‘负人’”。
   
    分别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和中山大学的Y和C从来都没有想过小家庭会这样“窘迫”。Y抛出连串反问,奶粉是可以不用那么贵的牌子,但放心吃便宜的吗?确实可以不上早教,但同学的孩子都能说ABC,甘心自己的却连颜色都认不全?父母还没退休,自己又没有能力养家庭主妇,家里不请保姆行吗?有的保姆为了孩子不哭给喂感冒药,能不请一个好点的吗?“老婆两年没有买过新衫,因为将来读幼儿园、读书的钱都在头痛,有时真的想狠下心在家开私塾算了。”
   
    房奴、车奴,再加一个孩奴,Y觉得曾经幻想的美好生活被“三座大山”压成了幻灭。“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宁愿不生,因为没有能力去培养好下一代。”Y的话听上去十分残酷,却道出了许多年轻父母的心声。
   
    事实上,早在2004年底,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徐安琪主持的调研报告就显示,中国大城市0岁至16岁孩子的抚养总成本将达到25万元左右,如估算到上学等支出,则高达48万元。近日有人提出了“穷二代”不愿生“穷三代”的命题,并把“穷二代”定义为“父辈是改革开放中没有致富的产业工人或者农民,如今仍属于弱势群体,广泛地存在于城市和农村之中的人”。(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白领身压“三座大山”(二)
上一篇: 白领身压“三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