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中产阶层面临重压内心焦虑(三)

人民日报


  
   
逃离,自己更快乐吗?

   
    面对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重压,“中产”在现实和理想的夹缝中左冲右突
   
    “逃离北上广”,最近成为社会各界都非常关注的现象。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打拼多年后,有些人重新选择到二、三线城市发展。这个群体虽然还不算庞大,但和多年前人们一窝蜂涌向大城市的现象相比,足以令人注目。
   
    小成是广州某事业单位下属企业的职员,在大都市已工作了5年的她,回陕西老家发展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在单位,我们属于企业编制,收入虽然也能达到六七千元,但因为不能享受事业编制职工的福利,到现在也买不起房子。”小成说。
   
    其实,家里早已为小成联系好了工作,只要回去,就能进入一个相当不错的单位。但是,由于心存干大事业的梦想,以前总是下不了决心。今年,小成找了一位同乡的男朋友,才决定一起回老家去,“下这个决心不容易,但还是务实些吧。家乡生活成本低,节奏慢,日子可以过得幸福点。”小成说。
   
    “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巨大的生活成本,让像小成一样生活在大都市的中等收入者切实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大不易”。重压之下,部分中产阶层的优越感、归属感、安全感齐齐消退,“压力大、强度高、焦虑多”一同抬头,在大城市生活甚至变成“死要面子活受罪”。逃离,成为一些人的新想法。中产阶层正在以自己独有的方式作出反应,在现实和理想的夹缝中左冲右突。
   
    有人逃到“乡下”,有人逃到“国外”。
   
    今年6月,在北京国贸举行的夏季房展上,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的投资移民项目热闹非凡:“50万美金=美国房产+全家绿卡”,“买国内项目仅有70年的土地使用权,而买国外项目则是土地的永久产权”......各大投资移民中介机构声势很盛。
   
    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中国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移民输出国。新世纪移民潮的主力由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组成。在记者的亲朋好友中,想通过留学、工作等途径申请移民的人也不在少数。当然,有能力移民的人并不多。
   
    逃离之后,真能生活得更好吗?在远离大都市的地方,能否找到自己的幸福?
   
    曾在上海一家媒体工作过的小金去年回到了老家安徽,在当地的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任职。说到现在的生活,小金感觉还是有点别扭。“有时候会有失落感,生活节奏慢了很多,原来还想创业,现在每天就是过日子。”小金说,上海肯定不会再回去了,“在上海,每天都在挣扎;而现在,这才叫生活。”
   
    尽管备受关注,但据记者了解,“逃离北上广”的现象目前并未演化成一种大规模的社会潮流,尚没有数字能证明越来越多白领从大城市逃离,也无法证明离开了就一定会更好。
   
    “道理很简单,城市里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更丰富的资讯信息。”在北京一家民营企业工作的卫锋说,他在北京工作8年了,已经适应这里的生活状态。再者,二、三线城市工作机会相对较少,且薪水相对较低,对人际关系的依赖也无法被忽略。转移到那里,能否达到预期效果?难说!(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中产阶层面临重压内心焦虑(四)
上一篇: 中产阶层面临重压内心焦虑(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