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谢国忠:白领薪酬差距将进一步拉大(二)

摘自《新世纪》


  
   
中介组织面临生死抉择

   
    如果一家大型组织基本上由白领专业人士组成,这个组织的效率一定非常低。我们经常用“28定律”----就是20%的人做80%的工作----解释低效的原因。低效的产生是因为价格机制在处理信息的阶段失去作用,也就是没有终端产品需要定价。公司里总有一些员工比别的员工效率高。他们更可能获得升职,或者加薪。但情况并不总是如此。有时候,价格机制让位于公司政治。上级不总是喜欢工作效率最高的员工。因为这些员工可能会威胁到上级自己的饭碗。这些复杂的情况降低了让员工好好表现的激励。
   
    那为什么大型服务型组织还能够存在呢?主要是因为服务产品的定价需要时间。服务型产品可能需要数年才能检验出其质量好坏。大型组织能够靠声誉效应让购买者放心。如果原来的顾客满意,可以激励该组织保护自己的声誉。因此,新客户应当也有信心购买该组织的产品。
   
    IT的发展可以从两个方面消除白领低效的情况。首先,可以衡量产出。例如,医生看完病后,可以花很低的成本追踪病人的情况。病人和医院都能够了解关于每个医生的效率和诊治效果的数据。对于其他专业人士,例如,会计、律师、厨师和银行家,都可以通过同样的方法衡量其效率。
   
    高效的产出衡量分析会导致:(1)白领专业人士薪酬的价格差异进一步扩大;(2)控制这些人员的管理者数量进一步降低。也许“28定律”现象仍会发生。但是,20%的生产效率较高的员工将获得80%的报酬总额。他们的管理者会少得多。这样一来,“28定律”现象就不会导致效率低下。
   
    富有的发达经济体的核心是中产阶级,对收入分配的影响可能会危及发达经济体的模式。可能是由于效率低下,服务型经济的收入分配均匀,即每个人的薪酬都差不多。如果可以精确衡量产出,收入分配会成倍的不均。蛋糕可以变大,却会有许多人分到很小的一块。
   
    其次,通信成本的下降可以剔除供应链中的多个层级。互联网应运而生之后,一些中介机构开始提供网上服务。新型的在线中介,尤其是效率更高的中介机构开始崭露头角。接下来,恐怕连网络中介都要消失。通信成本越来越低,小型服务供应商可以零成本为世界上每个人服务。而且,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零成本联系每个小型服务供应商。
   
    金融服务供应商从定义上说就是中介。为什么储户将他们的钱交给这些人来管理呢?不是因为他们表现优异。90%以上的机构投资者的表现比市场指数差。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他们降低了获取、处理和传递信息的成本。这种解释现在看来更靠不住。任何人都能够像基金经理那样,几乎不费成本地获取各种信息。恐怕金融服务业可能会发生结构退化。
   
    金融服务业正在失去对用户及实体经济的附加值。它越来越依赖系统博弈,并从客户的无知中谋利。这使得该行业和金融市场更加动荡,更容易诱发泡沫。(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谢国忠:白领薪酬差距将进一步拉大(三)
上一篇: 谢国忠:白领薪酬差距将进一步拉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