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被便宜绑架的“团奴”(二)

汇编/外服在线


  
   
人为物累,我为“团”累

   
    小辛打开笔记本,把手上团购的消费券和手机里团购的确认消息一条条写出来。
   
    团购时,她只顾抢,眼前只见优惠的价格,心一动,手指再一动就买下了,却没想到买得太多,有的根本用不着;有的有时间限制,过了一个点儿再去消费就不行了;更多的则是根本记不清----所以,她必须全部列出来,在时间上做好安排。
   
    小辛是最早参与团购的那批人。
   
    早在团购网站尚未兴起,她还在大学读书时,就曾在学校论坛上组团买过化妆品、食品及教师节送给老师们的礼物。那时,她自封为“团长”,要和商家直接谈折扣,谈价钱,还要组织一定数目的团员。没错,团购确实省了不少钱,但当“团长”,小辛也搭上许多精力和时间,所幸的是,她认识了不少朋友,这其中包括她后来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大伟。
   
    昔日组团的麻烦历历在目,所以今年3月,小辛在网上胡逛,发现团购网站时,一瞬间,她欣喜地大叫“太方便了!”确实方便,无需出门,无需砍价,鼠标点点,用网络支付就能完成一场消费;更何况,折扣之低、商品种类之多超过了她的想象。接着,小辛发现她由外到内的消费在团购网上都能实现:如话剧、演唱会的票啦,一份异域风情的双人套餐啦,或是“原价398元、仅售48元的身体护理”、“原价150元,现价75元的咖啡壶”......小辛享尽了团购的福。
   
    但没多久,小辛又尝到了团购的累。
   
    首先是超支的信用卡。由于是网络消费,即便购买的商品明码标价,付账后也收到了确认信息;但数字的删减远没有一叠钞票由厚变薄感觉真实,所以“根本不清楚花了多少钱,花了也没感觉。”第一个月,小辛在十多家团购网站上消费了20多次,一万多元就这么没了,“痛啊!”小辛说。
   
    其次是买了一堆可用可不用,可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用的东西。小辛觉得团购有时演变成只看价钱,“见便宜就买”,而不是看具体商品自己需要不需要的行动;所以小辛守着一堆蛋糕券、火锅券、电影票发愁,使用期限差不多都在一个范围内,恐怕有段日子要天天出去看电影,天天下馆子了,不去,干等着过期,又浪费了当初花的钱,“这不是人为物累,我为团累吗?”
   
    小辛还发现另一重累----有些团购服务、质量根本得不到保障。如,她团购过一个新开张的电影城的票,网站对该票曾详细说明:“价格40元,包括两张电影票,一桶爆米花和两杯饮料”,但事实是爆米花和饮料的分量严重不足。小辛还团购过某饭店的套餐,她和老公前去消费时,发现人山人海,满是“团友”,当天排上队绝对无望了,他们只能从饭店撤回,打算来日再战。体力、时间白白耗费,等到过几天,他们终于排上队,服务员态度相当不好,小辛大大生了一场气,“好像我们拿着团购券来,就是来捡便宜的,被瞧不起”。其他诸如要不着发票、卖家发货不及时,有时二十几天收不到货等等。前几天,小辛听一个团友说,收到的商品质量不行,找卖家退货未遂,找该团购网站求诉未果,该团友气得生了场病,“真累!都是团购闹的!”小辛总结。
   
    不过,小辛又说,“每天上团购网成习惯了,我戒不掉团购瘾。我只能做到有计划、有目标地团;在信誉有保障的地方团。”她承认自己是团奴,“团购的快乐在于你花几十块钱能买到几百块钱的东西;团购的郁闷又常源于此----你花了钱,自以为花得很值,但对着你买回来的东西却发现,你不过是又进行了一次冲动、无用的购物。”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被便宜绑架的“团奴”(三)
上一篇: 被便宜绑架的“团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