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辞职:一种分离体验(三)

汇编/外服在线


  
   
悲伤愤怒源于表达依恋
破茧而出来自内心动力

    ■北京建工学院心理咨询中心 王伟
   
    在如今快速发展并且开放的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不会在一个工作单位从一而终。不管是因为学习深造、另谋高就,还是与领导或同事不和、怀孕生子,甚至被炒鱿鱼,结果都是要面对辞职这一刻。而辞职的时候,有的人会感到痛苦、悲伤、不舍,有的人会充满愤怒和怨恨,为什么我们不能平静地面对辞职呢?
   
    我们每个人一生中要面临无数次分离,出生时与母亲的身体分离、妈妈上班时不能跟妈妈在一起、完成学业离开学校、成年后离开父母的家、与曾经的恋人分手、疾病或意外让我们失去亲人等等,因此,分离是我们一生的课题。
   
    辞职只是我们人生中的一次分离体验。它同其他的分离体验一样,会影响我们的情绪,让我们感到焦虑。我们最初体验这种“分离焦虑”是在1岁左右,当我们依恋的妈妈突然不见了,我们会感到不安全,好像自己被抛弃了,担心妈妈不再回来,于是我们会发出焦虑的信号,哭喊大闹,呼唤妈妈赶快出现。这些行为成为缓解焦虑的有效办法,直到妈妈回来能安抚我们,分离焦虑才得到缓解。
   
    随着妈妈离开次数的增多,我们慢慢习惯了分离焦虑,虽然还是会担心,但已经能够自我安抚,相信妈妈还会回来,但这并不代表分离焦虑消失了,这种害怕分离的情绪会影响我们终生。所以,对于辞职这种分离体验,像案例中的林朗在接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之后,不但没有春风得意,反而很伤心、不舍,这些都是分离时的正常的悲伤反应。
   
    人人都有分离焦虑,但人们在辞职时情绪反应不尽相同,什么会影响到我们辞职时选择的行为方式和情绪呢?
   
    我们应对分离焦虑的方式取决于小时候我们安全感建立的如何。如果在1岁之前我们的需求都能够很好的被满足,与主要照顾者也没有长时间的分离体验,便可能发展出安全型的依恋,那我们在面临分离的时候就可以正常地表达悲伤,并在重新寻求到安全感之后迅速恢复过来。相反,如果在1岁之前我们的需求没有很好的满足,或者与主要照顾者有长时间分离的体验,形成的是不安全的依恋,那么我们今后再去面对分离的时候可能会有过度悲伤的反应,或者表现得很冷漠,或者在感到要被别人抛弃之前先将别人抛弃。
   
    当然,除了小时候所形成的安全感,在职场中的遭遇也会影响到我们面对辞职时的情绪。像案例中的王小敏对于李总谩骂嘲笑的语言不能接受,虽然李总没有给她小鞋穿,但她依然感觉很不安全,与其有可能被炒鱿鱼,还不如自己先辞职。并且,李总最后的什么都别想带走的话,让王小敏用愤怒替代了失落的感觉。而林朗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依恋和不舍,是因为那所学校给了他很多的关心、爱护和支持。(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辞职:一种分离体验(四)
上一篇: 辞职:一种分离体验(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