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辞职:一种分离体验(二)

汇编/外服在线


  
   
再也不想见到他

   
    王小敏嘟嘟囔囔,在办公室里转圈。
   
    话说王小敏辞职,纯为对上司不满。她觉得就算收入少点,也好过在李总手下讨生活——李总脾气太暴躁,动不动就拍桌子、吹胡子,王小敏一辈子最大声说话还是在小学,她当班长,拿着粉笔擦在讲台上掼了两下,“安静,安静!”
   
    李总还爱指着人鼻子骂,比如他曾对着王小敏嚷嚷:“你他妈的这个月业绩怎么样?”“你是死人啊,动作这么慢?”虽然事后,李总也不见得要给王小敏小鞋穿,但长此以往给王小敏带来了巨大的心理伤害。
   
    王小敏决定辞职,可真行动起来却步履艰难。且不说辞职报告是同事玲帮她写的,也不说每次准备去辞职,她都先预演一遍,碰到李总该怎么说,单说她出门前的“助跑”吧——她一步步走向办公室大门,再转头,决绝般对玲说:“我这就去了啊,真去了啊。”拉开门,冲出去,不久又折回来……如此这般重复了三四次。
   
    据她所说,第一次,她走到李总办公室门口突然怯场,想好的话一句也想不起来,踯躅间,打南边来了财务科长,打北边又来了人力资源部的小张,两人怀里都抱着一堆文件,看来都是去汇报工作的。王小敏怕当着人面挨骂太丢人,就一缩头,哧溜一下回来了。
   
    至于第二次、第三次,均是李总不在,王小敏松了口气,又泄了气: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终于,第四次,她堵住了李总:“我想换个工作。”李总的眉毛挑了下,事后玲分析,王小敏的话可能引起了李总别的想法——调换个部门,或别的岗位。可王小敏送上去的辞职报告消除了李总的误会。
   
    王小敏背书般陈告别辞,做好耳朵边放二踢脚的准备,没想到李总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淡淡地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王小敏举着食指和无名指一路做“yeah”飞奔回办公室,玲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摔东西?没骂你?玲甚至围着她画圆,看看她是否丢了头发或汗毛。
   
    王小敏如释重负,但没有经历任何抵抗,又让她有些失落。要知道前同事刘杰辞职时,李总当场砸过去一个文件夹,刘杰走后,每每开会李总提及他便没好气。
   
    王小敏又想起那个“辞职就像离婚”的理论了:“突然和平结束婚姻,恍然一梦,天啊!我也没那么重要?”
   
    这失落、惊愕以及担心第二只靴子掉下来的情绪终于停止了。王小敏办理完交接,收拾东西时,李总派俩人看着她,来者还复读机般背诵李总撂下的数句狠话:“什么都别想给我带走,哪怕一支笔、一张纸!”
   
    无论如何,王小敏心里踏实了,这才像李总嘛,这才像她誓死要离开的公司嘛。她吹着口哨,恶作剧般在交接单上,写下“14支笔,5支红笔,8支黑笔,一只没水……”
   
    王小敏和众人握手告别,正准备走,突然听到李总在走廊咆哮的声音。她对玲说:“等会儿我再走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辞职:一种分离体验(三)
上一篇: 辞职:一种分离体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