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OL:职场虚荣的意义有多大(一)

汇编/外服在线


  
   
做穷女王还是富女孩

   中国青年报 白的的
   
    那时候许文每天过着女王一般的生活,从清晨7点起。
   
    7点15分,保养男会打电话来叫醒。公司为员工们设定了免费通话,因此该“叫醒电话”往往反复响起。倘若侥幸能叫醒,许文就爬起来跟保养男说几句话。时间长了,许文竟练成梦话“绝技”:能闭着眼睛逻辑清楚地回答一切提问,再沉沉睡去。
   
    7点30分,爱慕男准时来电,主要是沟通行程,以确认许文上了地铁,爱慕男提前开车到地铁出口等着她,送去公司。两个人住处相隔40公里,每天接送不太现实,只能“委屈一下许文”,先坐一段地铁。
   
    你也许会问,以上两男是许文男友吗?非也。他们只是普通同事而已,目的只是“不要让许文迟到嘛”。而许文真正的男友常常抱怨:“你和同事待在一起的时间是我的10倍!”
   
    磨磨蹭蹭起床基本也要8点10分了。每日化妆、着装是前一天晚上就想好的,许文套上就出门,再迷迷糊糊地站30分钟地铁,马上钻进爱慕男车里,捧上早已准备好的一杯温热豆浆,真正醒来。
   
    美好的一天,从9点20正式开始。
   
    迎面,是部门主任,看见许文就板脸:“又迟到!几点了都!你有时间化妆,怎么好意思迟到!”但眼角眉梢按捺不住取笑。许文吐吐舌头,低头就走。主任笑意漾开,背后喊话还是凶巴巴:“下次再迟到一定扣钱!”
   
    桌上,是一条“毛毛虫”面包,一罐蜂蜜酸奶。隔壁薇薇还转过椅子,塞给许文一条巧克力,说:“电脑帮你开好了。”
   
    打开电脑,登录。
   
    那头,大伙儿早已在群上等着。一个说,“有人今天换了个玫红色的指甲油嘛!”另一个赶紧接上,“哎呀呀,春天到了啊。”许文打过去一个“讨厌啦。”下面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许文常常真的疑惑,问薇薇:这个30多人的网络团队每天忙得屁滚尿流,怎么还有闲情调笑我?薇薇看着她不说话。许文马上很犯贱地认命说:“怪我脾气好。”
   
    倒也是。整个公司氛围影响着这个压抑的办公室,每个人都穿得灰头土脸,只有许文每天花心思,不是换指甲油,就是倒腾靴子裙子,因此,许文每日穿着都是众人瞩目,成为超级高压工作下可以聊上一整天的话题。
   
    每天中午吃饭,其他同事按部就班,只有许文咕噜噜转着眼珠子,努着腮帮子,先吭哧吭哧吃掉自己那一份儿,再把别的女孩剩下的肉类吃完,顺便搞定邻座男同事“今天没胃口喝”的汤。
   
    还有隔壁和隔壁的隔壁部门,许文都能忽悠上一堆人,今天拼团去莎莎网购,明天组织买味多美的优惠券,不亦乐乎。
   
    一箱箱团购把办公室堆得乱七八糟,没人说她。而且,许文作为办公室小女王最大的能耐,就是她牢牢笼络好女孩子,不让她们对男孩子们的殷勤介意。
   
    也许最重要的原因是,许文的业绩一向是最优秀的。所以主任虽然嘴上叫得凶,私下里却经常带着许文出席各种“重要场合”。不仅从不为迟到扣钱,每个月还多塞100元车马费给她──在这个恨不得从牙缝里克扣工资的单位来说,100块钱不但意味着信任,而且是严重信任。
   
    可是,100块钱还不够许文换新裙子呢。猎头找到许文,开出了一个惊人的价格──几乎是现在收入的3倍。(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OL:职场虚荣的意义有多大(二)
上一篇: OL:职场虚荣的意义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