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揭秘FIFA黑幕(八)

摘自《FIFA黑幕:国际足联的贿赂、选票操纵和球票丑闻》


  
《FIFA黑幕:国际足联的贿赂、选票操纵和球票丑闻》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6月版

    后来,我们有幸在瑞士找到了另一个线人,就叫他“B先生”吧。B先生曾在ISL内部供职,他回忆道:“大笔资金通常先流入银行,银行再根据此前得到的名单分别转账,就像发工资一样。”
   
    联合国某位领导的公子也拿到了一些钱。
   
    A先生告诉我们,体育官员日益变得贪得无厌,合同金额也因此直线上升。
   
    “我们的开销急剧上涨。”他说。稍后,我翻了一下文件,又看了一下IMG的埃里克-德罗萨尔1996年春写给国际足联的信:“我们认为国际足联没有公平处理世界杯代理权的问题......有其他竞标方被给予了优先待遇。”
   
    ISL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赢得了2002和2006年世界杯的市场营销和电视转播权。国际足联官员们的胃口一天比一天大,为滚雪球般的贿赂款打掩护也就成了当务之急。达斯勒家族的股东们于是想出售股权,这样一来公司账户便更经得起推敲。与此同时,ISL暗度陈仓的办法也层出不穷。
   
    国际足联合同刚刚签订,ISL就在列支敦士登开设名为Nunca的基金。A先生说,ISL未雨绸缪,在1999年向Nunca转移了约2000万法郎的资金(相当于900多万英镑)。但ISL并不用Nunca基金直接行贿,而是先把钱打到位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旗下空壳公司Sunbow S.A,Sunbow公司再照单把贿赂款悉数送达。
   
    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我们穿上外套,说了声谢谢。詹姆斯和我一起走向汽车,一句话都没有说,大气都不敢出。我们坐进了汽车,把门关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秘密终于到手了!(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揭秘FIFA黑幕(九)
上一篇: 揭秘FIFA黑幕(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