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名家评说钱钟书(三)

摘自《钱钟书评说七十年》


  
《钱钟书评说七十年》

   
朱寨 “远胜于旧小说、戏剧里后花园相会的情人”

    钱钟书先生去世了,终年88岁。“人生七十古来稀”,一般来说属于天年高寿,应该无憾。但是,对于一个始终充满着活力、勤奋、睿智、幽默、光彩照人的生命来说,这确是过早的陨灭。
   
    正如他生前谢绝名利,对身后同样作出的淡薄抉择:“遗体只要两三个亲友送送,不举行任何仪式,恳辞花篮花圈,不留骨灰。”他是在感觉着脉搏衰微中,由亲人杨绛先生帮他闭上了眼睛。
   
    1958年秋季,文学所仍在西郊中关村,当年的中关村,树木郁郁葱葱,特别是在夕阳余晖中,景色更是宜人。此时,钱钟书先生与夫人杨绛女士正在田间道路上并肩散步,于是便偶然相遇了。未料,钱先生并不像他的名气容易让人设想的居高临下,反倒谦逊得有些拘谨腼腆。当我表示久仰的时候,他羞赧地抱起双拳,“呶呶呶......”地摇着头后退。本来杨绛女士仰着甜美的笑脸,还要询问恳谈些什么,也只好后退,催我去赶车,他们并立,一定让我先行。我站在公共汽车站站牌下等车,还能看到他们漫步的身影。
   
    我看到的钱杨两先生,都是形影不离,相偕而行。那是三年困难时期,“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编委会”在东四某饭店开会设宴。这可是难得的饱餐解馋的机会,恰巧我与钱先生同桌邻座,别人都把自己的那份小点心吃光了,惟有放在他面前菜碟中的那份一动未动,散席时他用纸包好带走了。带给谁不言而喻。后来又集中到明港军营搞运动的时候,男女分别一律住集体宿舍,而夫妻相会只有每天晚饭后的那点时间,这时便会看到杨绛先生提着手绢里已经切好的西瓜,来与钱先生相会,寻寻觅觅地找一个共餐的地方。杨绛先生在《干校六记》中记述了她与钱先生的菜园相会,写道“远胜于旧小说、戏剧里后花园相会的情人”。
   
    钱杨两先生精神上更是相依为命。当年杨绛为了钱钟书创作《围城》,让钱先生辞去职业,家里辞退女仆,她亲自做“灶下婢”。杨绛不久前又透露,《围城》中一位女性人物作的诗,原来是钱先生托她代拟的;后来她创作《洗澡》,遇到一个人物需要做一首古体诗,便央求钱先生帮忙,钱先生捉刀几首,任她去选。更多的秘密,外人当然无法知道了。不过,有一次我与他们夫妻同车,恰好我刚收到一本新出版的《干校六记》,就便请身边作者签名留念。杨绛先生接过书后却悄声征询身旁钱先生的意见:“怎么写好?”钱先生略一思考,低声回答:“就写‘指教’吧?”由此我想:他们平素在创作、学术上的切磋会是怎样的呢?在他们各自独具的成就中,有多少是对方的爱助,或许将是一个有意思的探讨课题。
   
    钱先生有病已经住院逾年,可以说这中间是杨绛先生与他一起与病魔战斗。她每天根据钱先生的胃口亲自配制食物,陪伴在床边。一次在病房前走廊里见到杨绛先生,虽然劳瘁,却依然笑脸迎人。她说:“其实,我也没有比医生更好的办法,不过是每天来伏在他耳边跟他说话。我跟他说:‘你觉得累了,或者不想听,你就闭上眼睛睡觉。’这会儿他睡着了。” (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名家评说钱钟书(四)
上一篇: 名家评说钱钟书(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