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富士康事件:个人、企业和社会都需要行动

汇编/外服在线


  
    希典咨询董事总经理/心理学博士梁开广先生
   
    首先从员工辅导的角度来说,个体都有一个倾诉需求。倾诉对象有两类:一是专业的心理辅导,如员工心理咨询室、心理热线、心理医师等;二是亲朋好友,大多数人都会将工作压力倾诉给身边的人,虽然不见得对方真会给予实际帮助,但至少达到了缓解和抗压的目的。在富士康的案例中,很多员工都是背井离乡的,亲朋好友在外地不便联系,在大城市遭遇的困难也不好意思向老家透露;企业文化和制度管理还非常严格,同宿舍员工之间缺乏基本的交流,这就很难形成固有的朋友圈。这其中还有一个员工自我个性和长期情商训练的问题,其实只要主动迈出一步,建立起社交,不至于导致长期内心封闭和压抑。
   
    从企业管理角度,我个人无法认同富士康“员工跳楼与工厂管理无关”的结论。首先是选拔新员工的流程。富士康跳楼事件已上升到一个群体数量,相信其中很大比例是个人精神层面存在极端偏向,如抑郁症患者,是不适合在这样的压力环境下工作的,那么在初期选拔员工时就需要一定筛选。
   
    其次,像富士康这样高度社区化的工厂,企业在针对新员工提供入职培训外,还应提供适应新社区生活的“入社”培训。做出跳楼等极端行为的员工都很年轻,“第11跳”更是一个才入职42天的新人。离开家乡独自在外打拼,尤其是从偏远地区进入大城市,会面临巨大的体验差异,更需要生活上的关照辅导。建议员工宿舍的老室友要向新人主动表示一定的接纳,并在整个公司的员工宿舍形成这样的接纳文化,可以大大降低新员工的心理孤独感。离乡背井的人需要一个“心理宿舍”,一个能接纳自己的生活圈子。
   
    第三,企业要尽量避免形成高强度作业、长期超时劳动的加班文化。同在公司里“别人都加班,自己不加班”反而成为异类,这也会形成长期过量劳作而引发更多压力的恶性循环。深圳是移民城市,人口流动巨大,诸如京沪广等大城市也是如此,庞大数量的外来求职者需要整个社会的人文关怀,让他们有正常、健康的人际交流,融入新城市生活。(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GMAT:国内商学院“敲门砖”
上一篇: 员工固执己见怎么办?(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