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事业的起点在绝望中产生(二)

摘自《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


  
   
《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
   周为筠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版

   
    倔强的蒋友柏在公司不受重用,不服输的个性使他暗地里较上劲来。他暗下决心,既然自己提出这个产品模式公司不买账,那就自己做给公司看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接下来有几个月的时间,蒋友柏表面上不动声色,像往常一样到处闲晃。当然,公司高层也乐意看他不在公司里唱反调,不过从心里分外看轻这位蒋家公子哥,私下笑话他果然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却不知蒋友柏这时的闲晃并不是漫无目的的,他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各个高级精品店。一方面去看看这些地方采用怎样的店面设计,来提高产品的价值感,来招徕人气和刺激消费;一方面去看看那些摆饰出来的,可以被大量制造的产品设计。
   
    蒋友柏拿出了前所未有的认真劲儿,从一个店走过一个店,一个卖场走过一个卖场,每一家店他都要走进去聊天。就这样慢慢地,蒋友柏对各式各样的精品,包括穿的用的、家居生活、室内装饰等等这些产品的设计背景以及设计师的设计理念越来越了解,对台湾设计市场从一无所知到一知半解。
   
    真正让蒋友柏对设计有更深刻地理解,熟悉设计界的人和事,激发他潜意识里对设计的浓厚兴趣的,是他认识了台湾著名设计师石大宇。
   
    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蒋友柏逛遍了台北大大小小的精品店专卖店,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在台北琳琅满目的各色商店,只有一个叫“清庭”的店吸引了蒋友柏的目光,他几经周折找到小店老板----一位很有艺术气质的长发青年人。两人互换名片,友柏看到上面只写着“清庭创始人石大宇”。简短的交谈之后,直觉告诉蒋友柏,这个人不属于台湾,这样的人也不应该在台湾出现。
   
    没错,石大宇之前是在国际顶级钻石品牌HARRY WINSTON担当珠宝设计师,他在那里工作了3年,并以“星河”袖扣的设计获得戴比尔斯国际首饰设计比赛大奖,同时也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裔设计师。但是当所有人都认为他在珠宝设计界开始一飞冲天的时候,他却出人意料地悄悄回到台湾,开了一家无法归类的小店。
   
    知道石大宇的底细和水平后,蒋友柏便时不时地去“清庭”,每次都怀揣着朝圣般的心情。蒋友柏每周至少找石大宇畅聊一次,吸取对方的市场经验和设计理念。作为执行力极强的行动派,蒋友柏直言不讳地告诉石大宇:“只是开店成不了大事,你应该跟我一起成立一个设计公司,专做属于把台湾口味提升到世界水平的产品设计。”
   
    然而,在设计界闯荡多年的石大宇眼里,年轻莽撞的蒋友柏不啻于一个想要初闯武林的小字辈,不知道这潭水有多深有多浑,却幻想干成名震江湖轰轰烈烈的大事。虽然石大宇没有瞧不起友柏的意思,但也确实懒得去和他搅和,因而果断地拒绝了友柏的“非分之想”。
   
    蒋友柏第二个想法就是劝石大宇回纽约,这完全出于爱才惜才的公心。毕竟石大宇曾经在纽约的两个珠宝设计公司主导过珠宝设计,也得过一些国际大奖。蒋友柏直言不讳地告诉石大宇,像他这样的人才埋没在台湾太可惜了,懂得欣赏和理解他的人凤毛麟角。而懂得欣赏他又有钱可以向他买东西的客户,至少有一半以上有机会常常出国,所以,他的潜在客户群里至少有一半可以随时去国外买他所代理的进口东西,生意难以为继就不难理解了。
   
    当时的石大宇理解蒋友柏的一番好意,但并不接受他的建议与劝告。石大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他的理想是要把“美的概念和品位”带回台湾,台湾对美和艺术的认知有待进一步发展,他就要做那个盗火的普罗米修斯。(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事业的起点在绝望中产生(三)
上一篇: 事业的起点在绝望中产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