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富士康总裁郭台铭要求收回自杀免责协议

京华时报


  
     “除了道歉还是道歉,除了痛惜还是痛惜”,“十一连跳”后,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昨天上午到深圳,邀请国内外记者进入富士康龙华园区参观,就今年以来一连串的员工跳楼事件向员工家属和社会鞠躬道歉。对于近日曝出的员工“自杀免责协议”一事,郭台铭表示将收回。
   
      
马向前家属跪求媒体

     昨天11时,约200余位中外记者云集富士康龙华园区南大门外,等待郭台铭的到来。死者马向前的家属成为媒体焦点。
   
     “十一连跳”从1月23日的马向前之死开始。作为入职不足3个月的新员工,他被发现死在工厂宿舍的楼梯口。警方最初判定为猝死,后认定为“高坠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我们从1月23日起待到现在,马向前的死不是自杀,是他杀”,面对长枪短炮,父亲马子善和妻子、女儿一同下跪,“还没达成补偿协议,一块钱也没赔我们。马向前的遗体还躺在殡仪馆,我们没有要求,只想为马向前申冤、讨回公道”。
   
     11时30分许,郭台铭乘坐一辆黑色现代商务车抵达,立即转移了所有镜头的注意力。他一一登上6辆运载记者的大巴寒暄,“感谢大家来,希望到厂里好好看看”。郭台铭在记者的围追堵截中寸步难行,现场还有不少员工追随他乘坐的商务车,索要签名合影,令郭台铭相当高兴,“大家不妨去采访一下这些员工,他们代表着厂区的大多数人,心理都是健康的。”
   
     
郭台铭引导媒体参观

     昨天,在郭台铭的引领下,记者们先后探访了生产线、泳池、员工关爱中心和医务部门。F-1栋的板卡生产中心被选为生产线参观地点。产品处主管朱复铨表示,下辖2500余名员工尚无一人出现在跳楼名单中。
   
     郭台铭在媒体的包围下艰难地移动,他不忘开起媒体的玩笑,“你们虽不是血汗工厂,但是个血汗行业,我都差点被你们挤出血来啦。你们也都是年轻人,为什么你们没出现这些问题呢?所以我觉得,不完全是年轻一代的心理承受能力问题。”
   
     “你们可以去访问任何一位我们的员工,让他们来告诉你们的感受。希望媒体能多给正面的报道。有99.99%的员工,他们虽然受到影响,仍旧正常工作,正常生活,正常享受人生。我们很多人都生活得很快乐,工作得很愉快。希望通过媒体亲身访问,来了解是不是血汗工厂。”在厂房里,郭台铭对在楼梯上观望的员工们喊,“你们给媒体朋友挥挥手好不好?”
   
     在员工宿舍附近的泳池旁,郭台铭介绍说,深圳富士康两大园区共有5个相同规模的泳池,“都不收费,只进行流量管制”。
   
     
郭台铭担心隐性问题

     在员工关爱中心,郭台铭展示了心理状况报案系统,“深圳有45万名员工,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系统,让大家有了情绪都可以来报案,关爱中心再通过各种渠道去解决问题。大部分说出来的人都健康了,我们最怕不愿意说出来的。”
   
     5月6日跳楼身亡的富士康员工卢新最让他唏嘘,“你看他一来就拿了我们新生歌唱比赛第二名,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我们要重用他,要提拔,结果呢?我们很可惜的就是没有及时处理。”
   
     郭台铭透露,卢新出事前曾叫出租车去看精神病医生,回来后对同事们表示,出租车的司机像个魔鬼,要对他展开追杀。“我们的同仁没有把他安排好,竟然把他安排在招待所6楼。那其实是我住的地方。他住在我隔壁的隔壁,我那天正好不在,”郭台铭惋惜地说,“想安排他住最好的地方,但不该安排在高层。”
   
     郭台铭反复强调,最担心的是那些隐藏不露的问题,并以前日跳楼死亡的李海为例,“进厂才40多天,在实习工厂,没有任何压力,是他个人的原因。遗书里还说,任何人不能打开,打开的全家不得好死。我们全部都交给警方了,我们对过往的任何一个年轻人都非常惋惜,但现在这些隐性的我们实在没办法防治”。
   
     
郭台铭认为有9跳与己无关

     郭台铭由此认为,“十一连跳”中,9个人是近6个月内入职的,他们的案例和工作、管理没有直接关系,而与个性或感情因素有直接关系。
   
     他将之归结为经济规律,“当一个地方GDP达到3000美金,就会产生这么几种现象。专家说,我们的现象在正常范围的下限。如果我把公司拆成90多份,你就不会说我们集中了。”
   
     有记者问及加班问题,郭台铭强调说,不幸各有各的原因,但并非厂方管理中的不自由所致,任何员工均可拒绝加班。
   
     一位死者生前堕胎,被厂方移交给其母,她在母亲面前跳楼。郭台铭就此反问:“你说这个能怪富士康吗?你说,让我们给她自由,但所有的问题都要我们负责。我们和父母一样去关爱,所以她发生了感情的问题,我们就给他放假,交给她的父母,你们如果一定要把这个算在富士康的账上,富士康非常困难。”
   
     
楼外安装防护网防跳楼

     昨天下午,在与海峡两岸心理、社会学专家座谈现场,郭台铭吐露心声:“上周六,我和专家们在这里讨论如何防止自杀继续出现。不到48个小时,第十一跳又出现了,我向所有社会大众、富士康员工和死者家属致以最高的歉意,因为我们没有办法防止这件事陆续发生。”
   
     他说:“我这两个月最怕晚上11点后接到电话,高阶主管压力都非常大,都需要心理治疗,可能也包括我。昨晚我一夜没睡,不晓得怎样面对大家。防止自杀事件继续上演,已经在我的工作计划上排在第一顺位。”
   
     富士康目前正在所有4层以上的建筑安装防护网。郭台铭苦笑说,“笨办法也是办法,总面积可能有150万平方米。”
   
     所有深圳地区员工被分成数千个小组,每组人数在50人之内。郭台铭介绍说,这一措施效仿“非典”时期将员工每16人分一组的方式。
   
     富士康将引进70位专业医师,提供专业帮助,也将把100位接受了内部心理知识培训的员工转为心理辅导师,到一线主动关爱同事,这一数量将逐渐扩展为1000人。
   
     由于11位跳楼者中有9位入职时间不满半年,富士康将对所有新入职人员进行心理测验。
   
     
富士康收回自杀免责协议

     从前日下午开始,富士康开始向员工发放一封《致富士康同仁的一封信》。信中称:如果非公司责任原因的员工意外伤亡事件(自杀、自残),员工应同意公司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绝不提出之外的过当诉求,绝不采取过激行为导致公司名誉受损和影响公司生产秩序。有员工认为这是公司要求他们签订“自杀免责协议”。
   
     郭台铭表示,管理层讨论后觉得,过去给的抚恤太高,甚至成为了一种变相鼓励,所以确实提出要改变抚恤的额度。但经过法律部门修改后,感觉像是强迫员工签字,“这里头用词不当,我如果看过,不会同意发出去,我再次道歉,并收回这封信,但抚恤金的额度还是会修改”。
   
     最后,郭台铭向全场中外媒体深深三鞠躬。他说:“希望媒体不要再报道‘什么时候是下一跳’,多报道光明、积极的一面,否则会引发维特效应(效仿自杀行为)”。
   
     据《南方都市报》《晶报》报道(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深圳市政府通报富士康事件
上一篇: 静观其变:面试中运用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