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廉思:蚁族只上网不读书

中国青年报 商凝瑶


   最近看的书比较多,印象最深的是《裸猿》。这本书的作者把一个深刻的道理用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讲出来。英国动物学家莫利斯笔下的“裸猿三部曲”把万物之灵的人比作“裸猿”,把精明的现代人比作动物园的圈养动物,以白描的手法比较人与动物的各种行为,尤其是性行为。他并非自我贬低,而是要对世人大喝一声:让人看到自己身上异化和非理性的生物学根子。
   
    我喜欢这本书的原因是它能把科研做得这么浅入深出、意味深长。这本书的作者我非常佩服。另外,我还很喜欢茨威格的《约瑟夫-福煦》。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坚持看《读库》。在阅读方面,我比较喜欢看人文、社科类的书,其他方面的书也看,少。最不喜欢那种不说人话的书----除了作者之外,谁都看不懂的书。还有许多国外的书不是写的不好,是翻译的不好。译者自己还不知道书中讲的是什么就开始翻译,译过来之后又有几个人能看懂呢。
   
    现在青年看的一些书比如《诛仙》、《鬼吹灯》,我都没有看过。但是很多人都跟我说过。这些书受到很多读者的欢迎是很正常的,因为此类书的内容都很引人入胜,并且节奏上短、平、快,只是在文化内涵上相对欠缺。我认为有的书最不好的一点,是它们传达给年轻人相对偏颇的价值观。有许多书籍都是使用恐怖效果、色情、暴力等因素吸引读者,却把青年的价值观导向一个错误的方向。
   
    曾经有人跟我聊过,说某某图书网上点击率靠前的书籍都是带点颜色的。反过来想一想,为什么我们主流的作品青年人不喜欢呢,这是纯文学作家和一流学者需要思考的。
   
    现在市场上的书很多,偏偏人们读书的时间又很少,选书就是一个大问题。我倡导一种新的读书方式:读一本书的时候没必要从头读到尾的强迫阅读,而可以只读书中自己感兴趣的部分。可能从一本书的中间部分开始读,也可能从后往前读。形式上绝对的自由,目的是更多地关注书中的内容。
   
    我的学生里,读小说的居多。我现在要求学生每学期读一本书,我的每节课上留出10分钟到15分钟,让一个学生来讲你看这本书的感觉。我跟学生说,不要任何抄袭的文字,只是说你自己的感受。哪怕是一本你不喜欢的书,你也来谈谈你的厌恶。有许多人看的书很不错,讲的内容也很好。一个学生在课上讲《凯恩斯传》让我印象很深刻。他不仅从这本书中学到了经济学知识,还学到关注生活中许多熟视无睹的细节----现在的学生太自我,有时过于自信,有时过于不自信,他们需要静下心来读读书。我记得以前如果谁没看过四大名著,也会扯谎说自己看过。现在的学生却不一样,没看过就是没看过,“看它对我没什么意义”。
   
    我们在“蚁族”生活调查中发现,在他们狭小的房间里很少有人摆放几本书。即使有一些书,也是工具书或者《读者》之类的杂志。他们每天下班钻到自己的蜗牛壳里,就打开电脑上网,可能会在网上阅读一些网络小说,很少有人下班后抱着一本厚重的世界名著读个没够。他们的精神世界基本上靠玩电脑游戏或者网上购物填充。
   
    现在这个年代里,很少有嗜书如命的青年,但是却有成千上万的人患网瘾,因为图像给人带来的刺激是书本无法比的。(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事业的起点在绝望中产生(一)
上一篇: 悬崖边的贵族(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