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悬崖边的贵族(八)

摘自《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


  
   
《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
   周为筠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版

   
    1994年,蒋友柏已经迈进17岁的门槛,那是一个多梦的季节,幻想经常围绕着他。一晃他快到高中毕业了,马上面临着上大学选专业的节骨眼。在这个人生的转折点上,友柏自然要和父亲好好商量。
   
    在人生选择问题上,父子俩来了一次倾心的促膝长谈。
   
    蒋孝勇问蒋友柏想读什么?蒋友柏毫不犹豫地说想读政治。
   
    没想到蒋孝勇闻之,神情为之一变,竟然沉重地说:“你爷爷在世时就说过,蒋家人不要再碰政治,政治是一条很辛苦的路。说实话,蒋家后代到我这一代还是满辛苦,因为很多历史的包袱必须要承担。其实做蒋家人也很简单,就是怎么做一个有用的人。所以在政治上,‘别人’要不要延续下去我是不晓得,但是我二哥的子女、我自己的子女,绝对不会在政治上再延续下去。”
   
    蒋友柏听后满脸的委屈,但仍旧尝试想和父亲抗争一下,于是商榷地问道:“学政治也不一定要从政?从政也不是那么危险的吧。”
   
    “看你老爸已经这个样子,算了吧,不要搞政治了。”
   
    蒋孝勇继续顺势开导儿子说:“我对你个性很了解,你很倔强,要做就要想办法做好的,所以如果搞政治的话,将来一定是个没出息的政客,这样子就千万不要走政治这条路。”
   
    “那就学艺术吧?”蒋友柏想了想,犹犹豫豫地说。其实学艺术真的挺合适蒋友柏,他从小对艺术就比较有兴趣,在绘画方面有着杰出的禀赋。他自己亦认为艺术家挺酷的,可以留着长发四处流浪,画一些喜欢的东西。再说堂姐蒋友梅就是学艺术的,这个应该不是一个非分的要求。
   
    “不行!”没想到爸爸又斩钉截铁地否定,“艺术,把它当做嗜好可以,当做职业的话不太对,全世界绘画人口里,能够称得上画家的,还不到百分之三,这太难了。”
   
    蒋友柏反驳说:“也有画家很赚钱的,梵高一幅画都是几百万!”
   
    蒋孝勇说:“画家赚的是身后的财富,都是儿女在用。你想饿死就学画画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最后蒋友柏只好无奈地说:“那么只有学商了。”
   
    蒋孝勇这次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是他想要的答案。蒋孝勇高兴地对友柏竖起大拇指:Very Good!
   
    就这样蒋友柏进了纽约大学金融系。
   
    纽约大学成立于1831年,是全美最大的私立大学之一,也是美国唯一一座坐落于纽约心脏地带的名校。所设课程压力不大,但要求甚是严格。在校友中有31名诺贝尔奖得主,使母校光芒四射,享誉世界。而蒋友柏入学的商学院,更是蜚声世界的著名商学院,聚集着世界最顶尖的人才。蒋友柏所学的金融学专业,位列全美第一。
   
    两年后,蒋友常跟哥哥一样,进入纽约大学读商业管理。从此蒋家多了两位出名的商人,似乎真的和政治绝缘了。(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廉思:蚁族只上网不读书
上一篇: 悬崖边的贵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