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杜拉拉们的办公室恋情白日梦

中国青年报 周珣


  
    改编自风靡一时的职场小说《杜拉拉升职记》的同名电影,可以直接更名为《杜拉拉幻想记》。原小说中真切的职场生态、小白领的奋斗历程,被红男绿女、美酒华服、海滩烂漫、情场沉浮遮蔽得荡然无存。新人杜拉拉凭着用心做简报、跟对自己有好感的男高层撒娇式发火,就一路顺风顺水,升职加薪。这种把职场彻底简单化的幻想还不是最糟的,以做梦级别论,徐静蕾版杜拉拉的办公室恋情白日梦,才真算得上登峰造极。 在工作环境里,兜头撞见钻石王老五,是办公室恋情白日梦的第一个典型症候。职业生涯中遭遇一桩半件的办公室恋情或者准恋情,不稀奇。有网站公布调查数据说,39%的白领都发生过办公室恋情。但没有数据显示,这种恋情,有多少是男未婚、女未嫁时的相遇,有多少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式的恨不早相逢。王伟一类的男上司,人不太笨、年纪不太老,长得不太歪瓜裂枣,性情没什么太反常的,一般情况下早被人快手快脚地划拉走了,很难留身以待。轮到杜拉拉这些职场新人年轻姑娘接手的,已婚老男人的暧昧情感游戏可是要比钻石王老五的真情投入,几率要高得多。
   
    好啦,你运气贼好,不但撞见了这个钻石王老五,他还偏偏对你有点意思。下一步就是杜拉拉遭遇的情形了。他当然是有故事的,你没法儿指望他历史清白,在他有长度有厚度的人生中,你不可能是他第一个女人,甚至就在这幢写字楼里,你都不能把握自己是他第几桩办公室恋情。杜拉拉之前有玫瑰,玫瑰之前,还不定有谁呢。是是是,既往不咎,这点儿心胸没有,在这个情爱泛滥的现代社会就没法混了。真正的问题在于:你怎么知道自己会是他最后一个?
   
    徐版杜拉拉的白日梦在于,她坚信自己会是这个多金又多情的男上司办公室恋情的终结者。这是很多自我感觉良好的女性容易犯的错误。她觉得自己会是特别的一个,“你和别人不一样”这种男人说滥的台词,之所以屡屡得手,说到底还是因为女人们打心眼儿里爱信、想信。办公室里,朝夕相处的异性之间,为同一个目标努力、和同一个对手周旋,相互分担,彼此支撑,是容易产生并肩战斗患难与共的情绪的,这种情绪一旦擦枪走火,发生点儿爱情的幻觉也在情理之中。这种幻觉是阶段性的、易被替代的、可复制的,事业臂助、情感抚慰的功能,杜拉拉有,玫瑰也有,张三李四,只要在共事中机缘巧合,在枯燥紧张、孤独无助的办公室里擦出点火花都不算太难。而像杜拉拉和王伟,在“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之后,还能两情不忘,念念相思,这个白日梦水平,就不是一般的了。
   
    职业女性对办公室恋情最普遍,也是最没救的幻想在于,她永远认不清男人“江山情重美人轻”的本质,永远觉着自己有运气碰到愿意不顾一切的男人。杜拉拉遇到的王伟,会表示为了让她心里舒服宁可在公司公开两人的恋爱关系,不惜自己离开公司。在原小说中,王伟也是为了保护杜拉拉而放弃了自己的职位。电影《花木兰》,赵薇遇见的文泰,身为北魏皇帝第七子,与木兰多年并肩征战,站在木兰身后,屡屡为木兰牺牲,被困峡谷时自割腕血救她,又甘愿暴露身份以自身为人质换木兰和大部队的生路。这种男同事、男上司,哪儿找去呀?他们巴望着你充任这种角色、为他们牺牲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不直接亲自出手牺牲你、断送你,算好的啦。
   
    关于白日梦的科学释义,就是指使人愉快的空想,通常是对希望的满足,也是逃避真实生活经历的一种企图。据说适度的白日梦是人本能的自我放松,别太当真,自己蒙了自己,就好。(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相亲节目误导婚恋观?
上一篇: 婚姻经济学:资本PK成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