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被姐妹情深绑架

中国青年报 方奕晗


  
    每个初来乍到的职场新人总会面临一个同样的窘境: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办公室里上上下下的同事们。
   
    怎么叫人,在刚刚迈入职场那会儿,一度成为同学聚会中的重要议题,一群涉世未深的愣头青坐在一起,拿捏着人际交往的尺度。
   
    有头衔的还好说,李处、王局、张总、谢导、陈主任,抑或是佟掌柜、展捕头、郭巨侠,既体现了尊重,又突出了对方的身份,还保持了必要的客套和距离感,得体恰当。
   
    还有一种称呼走的是群众路线,在姓氏上做文章——老白、小郭、老邢,听上去就显得亲切。殊途同归的另一种方式是只称呼名字,比如无双、小六、蕙兰,同样显得亲密无间。可问题是,群众路线多用于足够熟络或者年纪资历相仿的同事们之间,要么就是前辈对后辈表示关爱,如果你是刚刚进门的小朋友,这种自来熟的称呼法显然就不那么适用了。
   
    比如,大你十几岁的女同事,既不是“长”也不是“总”,更不可能拍着肩膀喊人家“老刘”或是“玉兰”,这时候,“姐”就成了该同事的官称,约定俗成,甚至到了快退休的年纪,还会被20多岁的小年轻尊称为“刘姐”。
   
    这种在家谱中找灵感的称呼方式仿佛打开了一片天,职场上的很多称呼问题迎刃而解。除了刘姐之外,还有赵哥、丁姨、徐叔、孙大爷,叫起来朗朗上口,还把对方奉为长辈,透着近乎。
   
    从“秀才”、“小郭”到“侯哥”、“芙妹”,称呼的改变其实反映的是职场上人际关系的微妙变化。还有佟湘玉,作为领导她走的是知心大姐路线,威严只是假象,拉下脸来扣工钱也是虚晃一枪,更多的时候,她总是在苦口婆心地讲道理,时不时地耍耍小脾气——这种骨子里的亲民型领导,天生一副做姐姐的模样。
   
    下属们对她的称呼就是最直观的反映:一开始是“掌柜的”,公事公办;自打谈起了办公室恋爱,“掌柜的”在老白嘴里就变成了“湘玉”;再后来因为一封信,又被无双和小郭当作“家族成员”,称为“湘玉姐”。
   
    无双给这个称呼赋予了深刻内涵:“它意味着我从此不再孤单,还意味着,在这个世上,还有人会珍惜我重视我,把我当成自己人。”小郭也不甘人后:“不是姐妹胜似姐妹,是吧,湘玉姐?”
   
    自打“佟掌柜”当上了“湘玉姐”,就被这种姐妹情深所绑架,骑虎难下——“湘玉姐”自然要比“掌柜的”肩负起更多情感需求。她要像家人一样给无双和小郭写亲笔信,以满足她们劳动之余对亲情的渴望;她要哄着无双和小郭吃饭,像大姐姐那样给她们布菜——盛丸子、包蛋饺、发馒头,由着她们耍小性儿;她要像最亲密的伙伴那样陪着无双和小郭说私房话,然后再被迫卷入她俩“如果你只能认一个妹妹,你打算认谁”这样争风吃醋的斗争中。
   
    称呼的背后总有相对应的期待。你可以注意观察一下,办公室里的“×姐”一定很喜欢照顾别人,担负起绝大多数琐碎的工作,甚至成为“弟弟妹妹”们倾诉烦恼的“垃圾桶”;至于“×哥”,也多半会像一个家庭的长兄一样,仗义、有担当,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成为团队的顶梁柱。
   
    哪怕稍微含糊一下,他们自己都会不好意思,觉得当不起这个称谓;别人也难免心生不满:你怎么能这样,我一直拿你当哥哥、姐姐的。
   
    关系越亲密,期待就越高,稍有闪失,摔得就越重,伤口也就越难平复。
   
    有些领导,最反对的就是下属之间亲属般的称谓,明令禁止职场关系家谱化。“哥哥姐姐的称呼,听着就不正规。”
   
    也是,如果碰到一个张嘴闭嘴管你叫“姐姐”的下属,还怎么可能板起脸来公事公办?在办公室里,每个人展示的都是自己的职业身份,而谁都没有义务做谁的“哥哥”,更没有必要在关键时刻舍己救人。
   
    随着职业化进程的深入,现在职场中兴起一种新的称呼——老师。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熟悉是陌生,只要你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叫“老师”一准儿没错。它的好处不言自明:和每个人等距离交往,不夹杂个人感情色彩,没有过多的人际期待,不做身份高低的预设;安全、中性、表示尊重,没有过多的感情期待,听上去也不像家族成员。
   
    更重要的是,作为“老师”,你再也不会被姐妹情深绑架了。(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如何摆脱职场闲话的困扰?
上一篇: 从学校入职场的七年成绩单(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