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幸福感打折 逃离大都市(五)

汇编/外服在线


  
寻找幸福新都市

   
    人口流动在历史上已经出现过几次,最明显的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大量农民工从农村涌入城市,这成为当时中国经济发展一道独特的风景。
   
    进入21世纪,随着二三线城市的崛起,以及一线城市的生存压力过大、竞争激烈,2007年以后逐渐出现城市白领向宜居的二三线城市“被流动”的现象。甚至农民工对大都市也失去了兴趣,近几年连续出现的民工荒是最好的注解。
   
    站在大背景下分析,城市白领逃离大都市并不是孤立存在的。数据显示,中国城市化率从1978年17.9%增长到2008年的46%,增长了28.1个百分点。根据国际经验,城市化水平超过50%,标志着经济社会结构的重大转型,就会进入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中期加速阶段。
   
    城市化进程加快,让每个城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由于每个城市的功能定位不同,产业转移则因不同的定位而走向不同的城市。
   
    以成都为例,具有良好的高校背景、政府研发高投入的特点,成为信息通讯技术类型企业的首选城市之一。据悉,截止到2009年,成都已与世界上81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经济贸易关系,世界500强企业中有133家已经落户成都。
   
    由于每个城市都有清晰的定位,因此相关企业将会首选这些城市进行投资,而在一线城市设立的办公地点或总部,多充当“门脸”。比如能源城市有包头、唐山、长春等,而金融城市则包括苏州、杭州等地。这些城市对行业人才的吸引甚至比一线城市更有优势,因为这些城市的幸福指数明显超过一线城市。
   
    2月4日,首家中外合资人寿保险公司的中宏保险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北京、上海、深圳、浙江等省市幸福指数最低,而南京、成都、福州、重庆的幸福指数分列前4位。健康、情商、财商、家庭责任以及社会环境,被绝大多数被调查者认为是影响家庭幸福最重要的因素,且五者相互关联,缺一不可。
   
    余娜几年前曾打算回成都终未成行的原因在于,当时的成都外资企业较少,工作选择空间有限。如今的成都与几年前大不一样,品牌专卖店、星巴克、宜家等这些代表生活品质的设施一应俱全。在幸福感和生活品质方面,成都远超过北京,这是余娜最津津乐道的事情。
   
    “事实上,这和发达国家的白领转移有着很大不同,这是一种被迫的转移,我们处在工业化中期,这个阶段白领离开特大型城市,主要是房地产市场畸形上升,以及物价的昂贵,给这个阶层很大的挤压,中产阶层的品质得不到保证。另外,由于高校的扩张,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挤压了原本属于有工作经验白领的部分空间而让他们感到竞争激烈压力过大,他们更希望在生活成本低、竞争较少、幸福感较明显的城市。”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所研究员张翼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欢迎致信editor@efesco.com,让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下一篇: 幸福感打折 逃离大都市(六)
上一篇: 幸福感打折 逃离大都市(四)